編者絮語

鍾偉民

15.
《五色志》貼了二十多篇節錄,我盡心寫,但點看的人不多。恐怕是大家不愛看,或者,不愛在網頁上看;又或者,讀詩的,寫詩的,怕看了小說,會失常,會有後遺症。好,我刪掉,只留五篇,以後也不貼。一兩年後,能出書的話,要看,肯付錢買,我感謝你。

14.
本來叫搗鬼書的《五色志》,寫了四年,算寫了三分之二,貼在「新詩.com」的節錄,就約莫有二十萬字。餘下三分一,還在寫,但不會經常貼文了。已貼的,是初稿,出版前,會增刪潤飾,情節也未必按「節錄」的時序和編號推進。不過,讀者肯細看,脈絡該不模糊。小說寫「杳港」這一座島的興衰,虛實交融。杳港人分五級,畸三級多文學濫竽,惡行連綿,醜態百出,點綴着無盡的愛恨悲歡,讓蒼涼的主調,另添一份奇情荒誕。《五色志》一名較貼題,暫定而已。

13.
《五色志》和我的詩,是寫給有志學好中文的讀友,尤其大陸和海外的讀友看的。香港有好多賤而且毒的文學濫竽和寄生蟲,我絕不歡迎這些東西在我的筆墨裡吸取養份。讓寄生蟲吸血,是很惡心的。爬回蟲窩去吧!這裡乾淨,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12.
到谷歌搜索,只要鍵入香港詩人廖x棠的名字,就幾乎都跟「抄襲」和「剽竊」這些詞兒連在一起。看來,這位廖先生,真是不知法律為何物,而且,一向就不當法律為何物的。廖先生1997年南來,就臨急加入「香港詩人」的吹竽隊,可能,未適應香港是一個法治的地方。最近,廖先生因為獨特的「詩人行徑」受到嘲諷,就「理解」我有精神病,繼而在公開場合(包括面書、微博等)不斷宣稱本人有精神病。這種行為,對一個商人和作家的信譽和名譽,已造成損害,包括經濟上和商譽上的損害。本人已委托律師研究,考慮循法律途徑,向廖先生追討因其誣衊和中傷造成的各方面損失。13-4-2014

11.
一位編者的幾個希望:
希望今後詩人投來自己最滿意的詩作。希望詩人寫完一首詩,反覆推敲刪改,改得節奏、意象、內容……都滿意了,才投來詩作。「新詩.com」辦了兩年多,點擊已超過七十萬。今年開始,我會更嚴格審稿,缺文采,欠情韻,乏創意,有煙霧沒深度的,一概不貼了;希望貼出來的詩作,都是佳作。希望見貼的詩人,都感到榮譽。希望讀詩的人,都有所得。
20-1-2014

10.
罷買!
香港有一份早就沒公信力,還會更沒公信力的偽知識分子報紙,老闆要用來當草紙擦權貴的屁股,閒人鬧得開了鍋。不買不讀就是了。不買會死嗎?報紙一張都賣不去,兩三萬的銷量,跌成零,權貴發現這抿過屎的「新聞紙」沒一人去聞,自然認為這是一張廢紙,認為廢紙老闆是一個廢人。這廢人舔權謀私的宏圖,就失敗了,就會發現:要有名,有權,有利,就得奪回所謂的公信。罷買擦糞紙,是拯救這張紙的不二法門。罷買吧!

9.
恭賀詩人小害榮獲第四十屆青年文學獎新詩高級組亞軍!
這一屆投稿詩作近六百篇,冠軍《趕海研究》作者葉丹,是中國大陸人;亞軍香港的陳耀麟,就是經常在「新詩.com」發表作品的小害,得獎詩作名《樟木籠》。季軍李嘉儀《瑪格麗特》。優異獎:文清霞《假如我是一餅茶葉》、劉雲芳《中元節沒有鬼》。

8.
《第40届青年文学奖得奖名单已经全部公布完毕》第40届青年文学奖所有组别的得奖名单已经公布,得奖者将有专人通过电邮通知领奖事宜。有关公布及颁奖典礼详情请见图:…畅读版【http://t.cn/8FvKSBr】

7.
也是香港才有的怪現象!幾個文醜,要建一座「文學生活廟」生祭自己,要提早搬自己和同黨的靈位進去讓人供奉。這不就是一座「私家文學祠堂」嗎?要蓋祠堂,要提早吃香火,自己掏錢啊!奇就奇在竟一而再,再而三的,公然埋怨政府不撥款,妨礙他們升天!親愛的寄生蟲們,撥款,撥的是公帑啊!好多人等遷入公屋,等得脖子百丈長,你們卻要公帑建廟,擱自家的土特產文學神主牌,不也太「離鳩譜」了吧?!(註:《離鳩譜》是香港一本用公帑印的,最能代表「土特產文學」成就的「偉大詩集」。)

6.
這究竟是什麼世道?什麼人心?古時,對奴婢和罪犯行墨刑,在臉上刺青,叫黥面,目的,主要是羞辱。香港今天的「文化人」,在手臉上黥個書名,稱為「文學刺青」 ,目的竟然是「推廣文學」!用古代的恥辱行為,推廣今天他們的「土特產文學」,想來,也夠匹配的。下回再「推廣文學」,該會披枷戴鎖吧?等着看。7-12-2013

蠢!煩!慢!忍無可忍。今天起,逐步停用「雅虎香港」的電郵。要找我,請用微博、微信,或者Gmail的郵箱,朋友可沿用舊雅虎郵址,詢問新的電郵地址。

5.
豬夠多,潲水就是主流。
(幾位舊交視同流合污為「包容」,為了顯示有「容人之量」,形同君子,混進豬圈去吃豬潲了。潲水變主流,豬,發盛世之叫,得末日之獎,君子們有功勞呢。道不同,口味也不同,割席好了。天高地闊,總會再遇上幾個明白人,知道飯就是飯,屎就是屎,連屎帶飯一起吃,不叫兼容並蓄,叫寒磣,叫噁心。)

4.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視詩為兒戲者,人也必以兒戲視之。

3.
不煉,或者煉不好的「詩」,不必等時間去淘汰,第二句沒寫完,第一句已經被淘汰;不必等巿場去淘汰,根本到不了巿場,在印刷廠,在扔上發行商的貨車之前,就淘汰得很乾淨。
(所以,為了「佔有」巿場,有些「詩人」拿了文學救濟金去印書,得再掏兩三千塊錢的「發行費」給發行商去發書,以便能「賣」出二三十本永遠在準備拿諾貝爾獎的詩集。)

2.
詩,必須精煉;精煉,是為了彰顯深邃和深刻的內容;精與深,是相對於粗和淺說的。蒼蠅在低地一嘴糞溺提倡「低低在下」的粗淺,要推倒「高高在上」的精深;蠅多勢眾,粗淺的「低詩」就算大捷,文學藝術,只會給拖到坑底;這一坨坨教文學藝術蒙污的「低詩」,請問:究竟有什麼值得提倡的?
(有一撥「低人」,把這種「低詩」視為,或者,捧為「貼近生活」、「反映生活」,好像不夠「低」,不夠粗淺,不夠鄙陋,「生活」就會離他們的「詩」而去。其實,這種「低人」,夠可憐可悲的,沒見過雲上的風景,就誆人說在陰溝裡吟詩,最稱心。)

1.
「殿堂,在高處;糞坑,在低地。高與低,是相對的,也是客觀存在的;流行低的時候,高,不會過時;就算千萬隻蒼蠅趕潮流,齊唱:『殿堂過時了!』殿堂,還是在高處;就像糞坑,仍舊在低地。」
( 細想:糞坑,也有在摩天樓上的,但一堆屎,或者一坨「香港文學奇才」,不會因為居高,就變得香噴噴,就像一個賣假藥的跑到山頂,他的藥,仍舊會吃死人。)

8 則迴響於“編者絮語

  1. 一個文字花園,無事有個「編者」隔三差五犯嘀咕,嚼嚼舌頭,或者,烤烤老墨魚饗客,總好像沒那麼枯寂。以後,遇新鮮事兒,侃一下;沒值得侃的,就貼一兩則舊話。絮語,就是閒磕牙兒;霉腐的「香港中文」沒這分閒淡味兒,能漚出來的,就一個「鳩翕」了。

  2. 的確 因才而名 是真本事
    但偏偏有很多人倒果為因 因名而才
    歷史是見證人 但非裁判者
    不要總拿只有歷史才能審判 作自我安慰和自視過高作遮羞布
    有人以為有仙則名 但名不代表見用
    懷才不遇與有仙則名 其實並不矛盾
    或許高處不勝寒 並非敗者的安慰 亦不是退者的歸宿
    反而是對因名而才者的警醒

  3. 寫得好和寫得不好是有標準的,但在這兒不容易三言兩語說完。我本來打算寫一篇講詩怎才算好、怎才算不好的文章,但久久未能完成,才疏學淺,見笑見笑。但用中國文學悠久的審美角度,文學作品有形式美、內容美的就是傑作。這點不妨參考一下《文心雕龍》。
    不過供給多一個觀點,也補充一下鍾先生的說法。

    觀點就是:潮流多人追捧的不一定好。
    大家不難發現無線的劇集許多都是垃圾,但是仍然有許多人一邊罵一邊看,那麼這些劇集有沒有甚麼藝術地位呢?會不會不朽呢?抑或旋起旋滅呢?
    多人收看、多人閱讀(我想說許多香港詩人都是寂寂無名)是因為他們佔了傳播上的優勢,和他們的藝術成就未必有關,但等到時間過去,傳播優勢消失,留下來的藝術結晶自然是最值得看的作品。

    愚見。見笑。

  4. 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為什麼香港那些所謂的主流媒體,那些天天想着吃公帑吸民脂的文化寄生蟲,那些日日嚷着「新詩沒人看」的「沒人看詩人」……他們或牠們,一直絕口不提不推介這「新詩.com」,但不久,這個詩網,就要有一百萬人點擊了!!!

  5. 談文學,不談文字的精粗,刻劃的深淺,只講「噱頭」,就是邪道。看《北京味道》,見有一「名廚」把菜餚盛入綉花鞋,美名為「秀色可餐」,自詡在推廣廚藝,這種「藝」,透着腳臭,就是邪道。香港文壇,一時「文學刺青」,一時「文學生祭館」,捨本逐末,誤人子弟,絕對的小人得志,絕對的醜行連綿,邪人當道!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