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他手

哲一

擷落雲端的星輝,冥冥蓄藏
這萬劫一撮不眠的燐火
密室之內,一夜焚炙在弦。
任疾奔的震怒向無垠傳遞
自弦枕,喑喑叱退
所有玷污耳目的狂瀾;
任搖桿,如一鳥淒飛的孤隼,以爪中悲涼
剜去長空的惡霾,要千山百樹
俯首低眉,要萬籟回歸寂謐
聽一聲聲天地崩摧
鬼神驚怖過後的蕭索。
但六道弦外,除了彈者亂髮激揚,試問
一段浪子的吼嘯、飲泣,有誰諦聽?
多頻的共鳴箱頻呼,呼不出共鳴;
琴橋上牢牢弦釘,釘不死城中
無謂喧騰的風雨;即使弦斷、琴翻
奏曲的神手,也攫不住半掌禮讚
但密室一夜,燐火依舊不滅
依舊埋首焚一柄寶劍
與冥冥的長空,對分寂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