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涼

小害

陽光,凌遲般剖割這一帶
破葉的落紋;葉脈
鋪設了山脊
幽郁的山徑仍抱持
腐朽的身世,蕈菌擱置在旁
從瀝乾霧雨後,收攏軀體
最後一淌潸流流落河澗,杵著
漂浮的卵石和水窪的鏡子

你鬆開路肩,撂下
翎羽的瞄頭,如吹散夏季
遺孤的蒲公英
坡度由上而下把昨日逐一推倒
你數算多少彎角納進熬夜的眼帘
然後,枯槁會悄悄捶打
泛開水面的皺布
迤邐漫無目的的思緒
透光了背影

每撮嘆出的細碎,將在壑口喚回
板根踏滿泥土,花兒垂首
便有了蟬翼。你婆娑榕下白髯
旋起未平伏的衣袂
盤桓凝眸,祈許與不該祈許的
覺醒在交錯間——
逝水貫注了生命的仿造瓶
裹上赭紅瓶蓋,由一滴開始
直到合十而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