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裡浮動着一萬張悲傷的臉

孟祥磊

空气里浮动着一万张悲伤的脸

一万张嘴巴张开着
吞吐着比海洋还要深奥的烟
就有一万种味道混杂在一起无法分辨
就有一万种呼吸在粗重地喘
粗砾的捆绳把紊乱的心脏缠绕了一万圈
一万种陌生的欲望都在朝一个方向攀
一万只脚印原地踏步不曾走远

我有一万次的凝望在一万人之间
我验证过一万次的遥远
我有一万种责备一万种怨恨一万种爱怜
翻越了一万座山峰淌过了一万条急湍
还是一万分的茫茫然
一万次的心跳就是一万次的哀叹

我一万次哽咽里有一个名字
那名字里有我一万次梦想
一万次愚蠢
一万次不知疲倦的疲倦

4 則留言

  1. 成語中有許多是講集體力量:三人成虎、十目所視、千夫所指、眾口鑠金。沿用日久,我們好像不再感受到這種集體力量的威勢。然而,這些集體威力在香港好像已經消失。我們仿佛連想象也想象不到集體力量的偉大。

    詩中每個「一萬」的意象復疊,搭構出來的不僅是誇張的數字,也為營造詩末「一個名字」的對比,惹人聚焦細味,更高妙的是,這些一萬又一萬點染詩中醇厚的音樂美。這些簡單日用的一萬,勾勒出一個偌大的景象,寫了一個冷冰沉重的氣氛。在念詩的時候,不禁在這二十一個「一萬」駐足,在腦海描畫那詩中的圖象。這些誇張筆法突顯了的集體力量威力,讀者重新想象到這些意象的宏大深沉,一同擔荷了詩人的那種沉重。

    這二十一個「一萬」駁通我們和詩人的情感。詩人猜到讀者的想象空間和能力,運用恰當易明的誇張意象,配合貼切的形容詞局限,令讀者一同感覺到詩人的衷情。明明一萬張悲傷的臉在空氣浮動就不是一個實境,但在詩人筆下,寫成了一個很容易代入的環境。

    我被詩人的意象吸引了。詩人揣摩到讀者文學接受的心理,運用了易明恰切的誇張,將自己的情感寫得淋漓盡致。這首詩給我們再一次領略到集體力量的沉重,也給我們找到一個詩歌寫作高妙的模楷。

      1. 那麼拿到了一個事情的片面,藝術化加工作為美好的典型,不就是一個好的文學作品嗎?

        所以我覺得這首是一首好詩。好在能帶人進入想象、好在能使人走進悲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