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葬

哲一

綑身以待,風雨壇上的風雨縱多,
我早已身陷火網,一旗的星火如此滾熱,
只為剝下頑梗的棱角,焚炙判詞之上
所謂猙獰的面目。
倘若腥穢無邊,真味無辯,
就塗一抹肥美的膏油,粉飾血污的皮相;
撒一點香粉濃郁,讓掙扎的肢骨漸趨麻木;
如果火再猛些,讓嗆出的眼淚,
哀憐的風雨都迅速蒸掉。
可曾以為,枉死的殘骸窮愁一生,
火葬前,總可默默俯首
逕自走完落魄的曠野?
可曾以為,一根串肉的竹籤
竟鋒銳如斯,猶似剖開筋骨我的匕首,
若無飢寒相逼,豈會有開鋒的一日?
一杯敲頭的不鏽鋼,敲醒自焚的怒火,
敲不醒一個時代的蒙昧;
燙灼的烤架,烤滿排的肢體畢竟骯髒,
烤不出芸芸口中,所謂康莊的一道。
死時,我只聽見熊熊燄外
必必剝剝,有一種聲音格外清脆:
像涼薄的歲月凌遲以後,終歸於一響
「咕嚕」,一口便可吞沒
所有百口難辯的是非。

附識:夏俊峰,瀋陽一燒烤小攤販。二零零九年五月,夏與其妻於瀋陽市沈河區南樂郊路與風雨壇街交叉路口附近擺攤時,被城管人員拘留。於勤務室受審時,夏遭城管人員屢次以不鏽鋼杯砸打頭部,夏遂用隨身攜帶之切腸刀,刺死兩名城管人員,並重傷一人。 二零一一年五月,夏案終審宣判,以涉嫌故意殺人罪獲起訴,並判處死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夏被依法執行注射死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