澆花的人

王軌

澆花的人
很寂寥。
他老贅著
巍巍長影,榨擠
步伐下陳年的
月,鑄一抹
白匕首,漏夜
劃開街樓的種種,
任那栩栩的
絲狀的夢
與唾液,流亡柏油上
成為澆花人的一尺
長影,隨意
裁下幾寸,倚著花叢
削落一瓣
又一瓣,薄透的
寂寥,去搪哺
整街貧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