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健生的詩

洪健生

(一) 啬薇

啬薇
这次偶遇
一半是小说
一半是诗意

这一张能弹的唇
深见功底
真迹无疑
全身的每个毛孔
都在深呼吸

一半羞涩
一半娇艳
夹带乡土
夹带气息

这些日子
已悄然让她
藏入诗行字句
云卷云舒
还在翻来覆去

(二)红颜知已

如果可能
许下一个心愿:

我与你,只有
一个童趣
喜欢的事
就在西湖捉迷藏
你喜欢上
那西湖的呼啦圈
呼啦一圈、二圈
一、二公里长
下来欲比西湖瘦

瘦西湖
嶙峋奇石
只是多了透、漏、皱
俗说人生七十古来稀
西湖水太多情
看这牵手的晨曦
难道,她们都是
红颜知己

(三)卑微

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卑微
面对天山、昆仑
和喀什的梦呓
面对春江花月的诉说

发现蚂蚁搬家
也感涕泪流
昆虫学家见多识广
也不至于动了衷肠

我找不到属于河流的
任何理由
只能赤身裸体在河床
打捞月亮
又一个冬眠过去
还象在井底仰视天堂
震慑于你的威严
臣服你的脚下

翻脸是烈日,覆手是狂潮
嘲讽你只是一片死海
没有荒山遍野
谁还为你生儿育女?

(四)梦醒了吗

鸟儿一飞一停
远处留下
它的诗行字句
树枝已喝过了酒
左晃右动
太阳按下一个个快门
微风正在欣赏

摸一摸自己的脑门
大象开始与天空对话
赤着双足,进入了
一座思想的迷宫
许多片断忽停忽闪
过山车、海盗船
冰上芭蕾、水上舞蹈

手伸过了河
酒治不了健忘症
梦也许能治好它
问一下自己
梦醒了吗?

作者: 洪 健 生
2013年5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