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落的貴族(組詩)

巴曼

《在月牙泉旁边》

大漠,风沙吹过我一世谎言

此时我正赶着愤怒的骆驼

从你面前打马而过

月牙泉,恰似我惺忪的睡眼

黄沙下面,一定掩埋着我祖先的骨头

昔日那个马背上的民族

早已飘远

2013-10-29

《强制写作》

点墨,即会笔下生烟

在这正值秋叶飘零的季节

雪,还隐藏在远方的云里

落笔于一张白纸上

一粒微词的光焰

就会照亮生命

2013-10-9

《十八弯的水路》

十八弯的水路,漂泊,荡漾。

往事被米酒包裹,珍藏。

山妹子的路上,扬起一阵阵风儿,把种子吹远了

山坡上,雨又落下来。

龙河又咕噜咕噜地流淌着。

风掀开一片片树叶儿。

远处的烟火,绕过村庄。

2013-10-29

《给饮鸩的人》

我要给忏悔者们

以流动的汁液

我要给遁世之人

一点点冷雨

泪打在脸上,也来不及躲闪

倚门伫望,那远逝的寒烟

流淌在落霞翻飞的孤鹜处

眼前瀑布的落差

似乎还很遥远……

深秋,某些事物开始飘飞起来

在一个放晴的午后

就会呈现出,一片灰色的倒影

2013-10-21

《一个人和一棵树》

头发花白时

我仿佛看到了树叶在桔黄

傍晚,我牵着一匹马过河

感觉有谁在拽我的头颅

夜已很深了,鹰还未睡

它那刺目的眼神,总让人心生冰凉

但是,我想我不会在此死去

因为我看见了黑夜背后的曙光

2013-10-12

《中年,我和我的马前行》

五十年以后

病魔和死亡比名利重要

我给我的马解开鞍绳

从马眼中,我看见了皱纹

我和我的马继续前行

途中,食物和草药一起吞下

有些同路人瞬间消逝

整个世界,逐渐缩小

2013-10-12

《诊断书》

诗歌进入当代,人们便搜罗着世间所有能事

各种各样的人体与动物器官可以入诗

各种五花八门的刑事案件可以入诗

各种恶心呕吐的皮肤病可以入诗

各种各样的中草药名可以入诗

各种妇科疑难杂症可以入诗

各种死亡的病例可以入诗

毒品走私绑架可以入诗

恋尸,杀人,贪官,走狗,情妇,强奸,卖国贼,盗贼和小混混们均可以入诗

入典

为什么每年有那么多诗人死去

因为你文字里包含着太多的死神之气

2013-10-19

《东荡子死了》

——题记:东荡子,原名吴波,居广州增城。1964年9月生于湖南省沅江市东荡村(东荡洲)。木匠世家。1982年高一辍学,同年应征入伍在安徽蚌埠某部。1983年转业后个体经商、教书、记者、任编辑等,干过十数种短暂职业。1994年至今在深圳、广州、长沙、益阳等地工作。1989~1991年,先后在鲁迅文学院和复旦大学中文系进修。1994年至今在深圳、广州、长沙、益阳等地工作或闲居。1987年开始写诗,1988年正式发表作品;2006年获中国年度最佳诗歌奖,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歌集《王冠》、《阿斯加》、《不爱之间》、《九地集》(自印)、《如此固执地爱着》(合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为《增城日报》主编。2013年10月11日下午因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突然辞世,终年49岁。

东荡子,他死了,死了就出名了

诗坛的人们,个个都在纪念他

给他撰写,有关纪念的回忆文字

博客中,也在纷纷配发他的照片

各地的报纸与刊物呢?

也在专门安排,发表专版作品

还有的说,我们正在准备着

要把他调到广东省级报刊去工作

其实,谁都知道其中内幕

这些事儿,都活人玩弄死人的鬼把戏

他们要站在已经死去者的人的肩上

凸显出,自己的某种能耐

我要问的是,当死了人出名以后

还有啥用呢?

关键的是活人在做,死人在看

2013-10-11

《马 甲》

你总是想为自己取一个好名字

作马甲,一年更换三次,仿佛

汉字里面有黄金

你总是幻想

自己用了这个名字以后

就能一夜成名,像母亲唤婴儿般地

定格成历史

这些马甲,呈现在你未来的生活中

把原本就简单的日子

一下搞得复杂起来

祖辈们不认识你,村庄也对你陌生

吻着泥土的牛羊

也害怕,跟在你的后面

2013-10-12

《从明天起……》

从明天起,不再理会老犯人茅舍和一木

不再关心他们怎样造谣、诽谤、栽脏和陷害

从明天起,不再去那种肮脏的博客

只关心诗歌和每一餐食物

我在山中居住,渴望太阳出来喜洋洋

从明天起,我要和往日的那些朋友交谈

告诉他们我在继续创作

那种幸福,那种温暖,那种苦痛的感受

我将告诉每一天那个最早来我博客的陌生人

我要给每一个博友顶一下喜欢

仇恨过我的人,我也要顶你一下

愿你在文字中获得幸福

愿你有作品发表在人民文学和诗刊

愿你的心灵在文字中得到净化

我只愿看到,太阳出来喜洋洋

2013-10-28

《大地幻象》

一块重达千斤的石头压住天空

浓浓的乌云恰似一张巨大的裹尸布

天空下面,呈现出的墓地有百鬼在蠕动

沉重的暮色一如紧皱的眉毛

秋风,将大地托起

丢失土地的农民,裸体在泥土上行走

火车票,轮船票,飞机票

飘满整个苍穹

有三个火柴棒,找寻不到发霉的火柴皮

阴沟里,躺满僵硬的剩女

时光重复,墙壁上挂着马灯和油漆

黄河像流淌在我体内的汗水

从袖口里涌出……

2013-10-27

《诗坛,需要一台碎诗机》

我们要把那些报刊点燃

我们要把那些书籍点燃

这一团火焰,它将会化作不朽的花朵

那么,我们就掩埋掉灰烬

掩埋掉那么多人的眼睛

诗歌就会从烟尘里飞奔出来

2013-10-20

《大 师》

昨夜,从我自己的梦里走过

忘却了追爱与诘问

大师是隐秘的现实。因为

他的名字特别响亮

那些编书的人

均会把他们编排在书的最前面

或者最后面

我们属小辈就只能安排在中间

书中那个最不起眼的角落

你一定听到了我的呻吟

我和朋友一生都躲在三峡的绝壁缝隙间

坚强地生存。聆听长江涛声

看流岚,从每一个黄昏中

漫漫升腾起来

昨夜,冷风造访我的小屋

寂寞的红枫,暴露出

我们快乐的秘密

2013-10-22

《霸地王》

白沙滩还在江边继续漫延,那一片片绿草

显得多么干净。水边有几只小鸟儿

它们在草丛中找虫子吃。没虫子时它们就站在卵石上

看看水底下有没有鱼儿,游来

此种草,后来长到了母亲的庄稼地里

每年春天我看见母亲用锄头将草根暴露在太阳底下翻晒

可这种草,你越是打压

它们就越发疯长起来。这时母亲对我说:

此草名叫霸地王,很贱。沾土就能生根。

2013-10-28

《中年,我把官位丢了》

—题记:中年丢官,不疯也会癫。什么也不会干,只有等死了。根据一位刚刚被判刑了的官员写给我的一张纸条改编。

中年,我把官位丢了

那是10多年前在酒桌上

一位熟悉的老板,塞给我红包

后来,我就把官位丢了

从此,心灵遭受痛苦与煎熬

不愿再去贪污受贿

我只想回到从前

打开村庄的大门,拥抱衰老的母亲

还想看望一下那些童年的放牛娃

我想用手指

去抚摸那一片片翠绿的麦苗

而且,我还想打开那挂在墙壁上的旧书包

取出,她第一次传给我的

早已泛黄的纸条

那便是她向我发出的爱情信号

可惜,我那最初的爱恋

也早已锈蚀在风雨中

中年,我把官位丢了

天空开始下起雨来

我的官职呵!

你丢得多么的不值和冤枉啊!

我想,风儿已经吹远了那顶乌纱帽

雨水也已经打湿了花翎

不,我不能就那样丢掉官帽

我还在黑夜中顽强地寻找着

多么希望,组织上能否再垂怜我一次?

我一定会重新找到突破口

天空中的太阳呵!

你就让我再为一次官吧?

你看见了,那顶飘远的乌纱吗?

希望天空不要再下雨

别打湿了我那唯一的顶戴花翎

我在沿着心灵的轨迹寻找

那些丢失掉了的人格和饱受的屈辱

现在,我正认真地反思着过去

2013-10-28

《诗坛,颓废得好个烂泥塘》

——写给那些时常进行死亡描写的诗人们

诗坛,颓废得好个烂泥塘

那些不该逝去的

还在天天继续昨日的庸常

诗人们,好像被捆绑上了十字架一样

那飘动着的灵魂

时时在大地上不停地摇晃

当你看到月亮

你就希望自己能够长出翅膀

飞翔,飞翔……

当你看见篝火

你就会想像那飞蛾一样

扑向一片澄明的火光

诗坛,颓废得好个烂泥塘

死亡,其实它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舞蹈

只要你时刻去思考

去描写它——

它就一定会像幽灵一般的

悄悄来到你身旁……

诗坛,颓废得好个烂泥塘

2013-11-2

《刀砍地头蛇》

——题记:铜铁头指茅舍。肖二黑指一木。二朽木已灭绝。

地头蛇被砍了,这是当天从村庄里传出的消息

那年,铜铁头的名字从肖二黑的嘴里吐出来

直吓得马老壳,一屁股就坐在地上

一匹飞奔的马,驭着时光而去

乡邻们,谁敢伸出头来

十年以后,黑特灵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只见他那把消魂刀一闪,铜铁头就应声倒地了

世界,又太平了几天

村庄里,大家纷纷面南,品一杯月色

2013-11-1

《枪打出头鸟的故事》

我16岁那年,哥哥正上西南大学

假期中,他第一次就给我讲

一个好听的故事,枪打出头鸟

那时,我自己认为我还很年轻

没信那些

我的父亲,他生在解放前夕

也上过那时的,初小识字班

相当于,现在的小学一年级

母亲呢,她扁担大个一字

也不认得

父亲只给我讲,他参加抗战的故事

等到中年,我在开始写作了

便陆续在

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发表文章

那时,我多么想要炫耀自己一下

我多么想,把我自己的幸福

第一时间告诉你。于是

我见人就说,自己的那些陈谷子、烂芝麻事儿

别人呢,当面会投给你一个简单的笑容

背后,就不知他们说我什么了

特别是,当今是哪个发明了博客以后

我就在博客里,亮照,亮文字

那个曾经当官的,他在台上说:

今年啊,无论是谁在某某大报刊

发表了啥子文章,我们是一定要给大奖的

结果,那官两年就倒台了

倒台后的官,靠什么混呢?

于是,他就来找我研讨文章写作

我也就毫无保留地

对他一五一十地,说真话

我知道他的底细

不过,就读过两年本地的中师中专

平常喜好在上级面前,奉迎拍马屁

混了个官位后,就想搞女人

还想把国家的钱财,通通中饱私囊

要说当官的,你倒台就倒台嘛

自己去享用,那几个贪污来的钱财

可当他判刑出狱后,他还要想出大名

并恬不知耻地,扬言自己要名垂青史

于是,他就和我一起研讨文学写作来

当他学过两年之后,有一天,他便对我说

看来,文学写作这活儿

也不是个什么好玩的鸟事儿

文学是个隐蔽活儿,别人发表出来后

我们去看时,感觉很简单

忘记了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的道理

捧读别人的文字时

你一定会说:我也写得来

其实,作者的内在素质特别凝重

当他看着,我的办公桌上

那些,从全国各地邮来的报纸和样刊

堆满了我一桌子的视线

于是,他就采取攻击我了

处处找我的茬子

他还到我原任报纸和刊物的编辑部那里

去诽谤、造谣,甚至栽脏、陷害

枪打出头鸟的故事

我就讲完了。直至现在

我才终于明白了,这个故事的厉害

我把沉重的岁月担起

轻拍自己肩头的尘埃

2013-11-1

《悼念诗人东荡子》

—题记:2013.10.11日,这个叫东荡子的诗人离去。

天堂的栏栅坏掉了

上帝派遣东荡子

前往修复

悬崖太高

他一路颠沛流离

掏不出喉咙里的语言

更没有机会回头

看一眼故乡

广东的水土不养人

令湖南的一棵水草

干涸了

这偌大的世界,也容不下一个诗人

2013-10-12

《昂山追兵》

难忘月宫失火的季节

乱了我一宵清幽的梦

我们便沿着夜色的经纬奔走

村庄何惧

头顶有惊雷束缚住天

蓝屯,你就是那天荒一隅的佳人

行吟千顷江南

收获半亩粹词

媚帐遇雨未绸缪

庭芳峭寒思安危

一马牧鞭,碾过月色江南

等到了昂山以后

那时,你还在原地彳亍

背后拥来三千古代追兵

2013-10-21

《光棍节》

我在光棍儿的眼神中看见火焰

他们体内包裹着不羁的灵魂

傍晚的浪潮在不息地咆哮

从乡村的沟壑

再到城市的篱墙,光棍儿的眼睛多么刺目

悲愤的时代,谁不咬牙切齿

那般喷火的眼睛你一定没瞧见

2013-10-11

《马甲时代》

穿一身马甲出行

谁也看不清谁

感觉站在很遥远的地方

其实你就在原地

且近在咫尺

2013-10-10

《在鱼池旁边,及茅舍的命运》

在乡村,最初的茅舍

它就搭建在鱼池旁边

不久,鱼们就全死绝了

只留下

一片干涸的池子

鱼之魂魄

便开始游向,一尊高大的石柱

可它哪里知道

山寨的石头

都是远古人们的化身

鱼之魂魄

就猫在山脚下,蹬守多日

它向天寻雨

它向地找水

鱼之魂魄,随即就慢慢地醒来

可是,鱼之魂魄

它还像从前那样

成天游手好闲,贪得无厌

终于有一天

它就被那个终年守护的山神

捉住

茅舍一下子倒塌下来

又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从此便永世不得翻身

2013-10-8

《酱缸里的诗人们》

诗歌恰遇网络时代

谁都可以成为大师

自封个名家称号

随即消逝在枯萎的风中

等待来年春暖花开的季节

诗人们就会复活起来

而今,当个诗人没什么含金量

随便找几个朋友来吹捧一下

或者,花钱购买些点击率

自费出版几本破书

他就会成为圈子内最光鲜之人

假诗人开骂真诗人

那些真诗人不回答

假诗人抄袭真诗人

那些真诗人便隐身

诗坛犹如一个偌大的酱缸

渴盼天空透明的雨水

2013-10-31

《黎明前》

躲在暗处,那个伪诗人

被一团黑雾包围着。它就像一颗邪恶的种子

在野风里飘飞,传播

一幢茅舍倒塌下来,消逝得无影无踪

一截朽木,沤烂在原野中

当早来的黎明,在此地幽然落地

整个天空,就开始亮堂起来

蒲公英也在蠢蠢欲动

2013-10-30

《米汉》

米汉是我年关从老家带回来的一只大公鸡

记得,当我在离别村庄的时候

母亲她就站在那棵大黄桷树下

又是一番千叮咛,万嘱咐……

她对我说:儿子在城里工作

回家一趟真的不容易

这只公鸡,娘在老家足足饲养了两年半

七八斤重的米汉,来到城市显得极不习惯

随即我就解开了捆绑它绳索

它马上就在整间屋子内来回乱转

米汉它老是把头挺立得高高的

活像它还在村庄时,是统领百鸡的大官

邻居家的小孩,也开始害怕起它那般模样来

就赶快跑回到自家的屋子里去了

我和妻子随即就到厨房里面去做饭

此时米汉却独自一人闯入到另一个房间

当它看见,屋里的穿衣镜内

还显现出一只和它一模一样的大公鸡

那它怎能容忍别的公鸡比自己还更雄壮呢?

于是,它便扬起了那只利嘴

一头扎向了镜中的那只大公鸡

米汉的头,顿时鲜血直流,脖颈被玻璃割断……

2013-10-18

《秋风吹过村庄》

秋的天空,显得格外高远

炊烟攀上云层

去寻找星星

母亲的背篓里

盛滿一轮落日

远山的雾霭,升腾起来

遮盖住傍晚的云霞

村庄,墙角的蚂蚁怀孕了

拖着那黑得发亮的肚皮

就要搬家

2013-11-1

《蚂蚁传奇》

蚂蚁爬上村庄的一棵大槐树
很难被人发现它的踪迹
蚂蚁要把它搬运的天气和坟墓里的骨渣
藏进一个树洞里
因为风暴将会袭击这一片土地

蚂蚁的天空有大树顶着
当蚂蚁盯住那每天行走着的人群
就像童话一般地惊险又离奇
只要哪天蚂蚁伸出头来
大地上就会传出宣判死刑的消息
2013-10-27

《童话般的鬼城》

—致顾城

在宿命中奔突,一生放逐语言

绝尘于千里之外

童话的外衣,诡谲又残忍

天空下的雪人多么怪异

流浪者呵

永远也找寻不到回家的那条路

激流岛上,终于演绎成一座空城

2013-10-10

《谋杀发生在黑夜》

翻过那道山梁就可以找到线索了

谋杀发生在黑夜

躺倒在山谷中的少女

美得像一枚红红的樱桃

谋杀发生在黑夜

她肉体的芳香

就停留在那个时刻

大地品尝了她悲惨的血液

我看到了她那并不完整的部分

2013-09-17

《劁猪》

劁猪人捧着羊角号行走于乡野

那声音,传向很远的

四面的山寨

乡村的猪崽都害怕

连野猪群也跟着家猪

飞奔

它们像一群黑色的麻雀

躲藏进,山洞里

2013-9-22

《省略的密码》

我想省略掉所有的色彩和预言

省略神秘和奇迹般出现的光亮

省略朗诵者口中飞出的那一串串沸腾的演讲

省略冬天皑皑白雪四处一片荒秃秃的山梁

省略从你墨镜里闪动出的忧郁的眼神

省略你合上嘴唇时的一声惨叫和凄凉

省略整个人类的明争暗斗与战争掠夺

省略上帝捧着圣经时发出的一种哀伤

省略老家村庄那般泥巴厚厚的雾霾

省略号角声里许多背叛和隐匿的真相

省略爱情,省略一切祷告……

省略我们在圣索菲亚大教堂门前的一声轻轻诘问

2013-10-1

注: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改变了建筑历史,改变了人们看待空间的方式。在塞维利亚大教堂1520年建成以前,圣索菲亚大教堂把持世界上最大教堂的头衔达1000年之久,同时还发明了间接承重转移的概念。圣索菲亚大教堂的设计者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创新概念,即穹顶不必直接与地面相连。相反,穹顶呈扇贝的形状可以将重量分散到各处。这是建筑发展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创新程度超乎我们的想象。它仅是个概念而非计算结果,因为他们不知道所有的理论和计算公式。

《黑夜里,我们护送你返回到村庄》

—题记:客死山西太原一年半的四川籍农民工易大荣,终于在妻子许忠兰和儿子易小强的护送下返回到故乡入土为安。

我要把你剩下的这最后一捧骨灰

运送回故乡,用老家的泥土将你埋葬

我要让你重新再看看那条村道上

行走的人群,那些你熟悉的勤劳村民

看看那一棵棵的玉米守候的山梁

小河缓缓的流淌过那片古老的坟地

你曾经种下的棉花,绽开如大雪覆盖的北方

2013-10-2

《童话般的鬼城》

—致顾城

在宿命中奔突,一生放逐语言

绝尘于千里之外

童话的外衣,诡谲又残忍

天空下的雪人多么怪异

流浪者呵

永远也找寻不到回家的那条路

激流岛上,终于演绎成一座空城

2013-10-10

《重 复》

这个世界流行着模仿

许多人在重复祖辈的痛

把教诲搁置左边

可总洗不净脸上的尘土

当你站着时是人

一旦躺下就是兽

2013-10-10

《裸 奔》

脱掉一切繁琐的伪装

冲向一片辽阔与空旷

大张开嘴巴,向着天空呼喊

释放人类自然的密码

2013-10-11

作者简介

譚國文,笔名巴曼(Barman,1963,5–),土家族,从小生在长江三峡上游西沱古镇,作品散见《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诗刊》《词刊》《当代小说》《黄河之声》《青年文学》《民族文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