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沫樹的詩

池沫樹

《望河》

曾经有一位古人在此走过
曾经有一位孤独者在此走过
望河,伫立于桥上
阳光似水,桥下是河流
桥上还是河流。是绿,是光,
是风景

曾经有一位姑娘在此走过
曾经有一辆马车在此走过
望河,伫立于桥上
两岸青山绿水,桥下是蓝天
桥上还是蓝天。是月,是风,
是星光

曾经有一个男人携子女在此走过
曾经有一位将军率千军万马在此走过
望河,伫立于桥上
众人呼喊,桥下是回声
桥上还是回声。是生,是死,
是命运

曾经有一位达官贵人在此走过
曾经有一位平凡的人在此走过
望河,伫立于桥上
河水于夹缝中奔腾,桥下是山
桥上还是山。是喜,是悲,
是人生

《氣味》

气味在指间游离,一棵植物的悲伤
停留在空中。我害怕说出
她们的名字,她们青春的脸
光滑皮肤上的伤口的刺痛和来自
胃部的酸痛,她们已经习惯了在黑暗
中呼吸腐蚀的空气。这些麻木的心
说出硫酸、胶水、甲苯,说出洗发水
沐浴露、香水,说出月光下的爱情
这些迷恋的事物,像清晨的露珠
像东江夜流不息呜咽的江水

《故鄉》

在田野的上空折叠翅膀
要收藏起今年的收获
种子和落叶。

奔走相告,飞鸟和白云
山谷的溪水流过我的纸张
“我分明看见她的影子,她的笑。”

是我的诗歌,词语在跳
在挣扎。盘子里一点血
我的土地也有思乡之苦
我告诉我的童年,要在田埂上放风筝
要在山坡的黄泥路上奔跑,像一个轮子。

老人的笑声把骨头震响
捂着胸口,一点咳嗽
那秋天的霜染白稻草。院子的角落
公鸡的叫声
在夏天追逐,呼吸。

家人终于聚在了一起
我写下:堂屋,一台旧电视
我写下:爷爷,奶奶,父亲,母亲
兄弟姐妹,外甥,侄子—
我再写下:眼神聚在了一起
我终于回来了!

然后我折叠翅膀。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