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

哲一

撂下高懸的墨鏡,冷傲
都留給盲目喧哄的人海
那一頭光蠟,最好也豁去
任方外茫茫的薰風迎面
拂落了一個仲夏
一把年月塗白的長髮,一臉鬍渣
在叢草低頭的野土,我昂首
且昂聲,在過客罔聞的時間
憑一支破木頭,幾弦斷音
在不插電的下午,或許
只惹半季的碧葉提早墮地
聽十年前,一個瘦削
但熱忱一樣的少年,叮咚叮咚
聽節奏在手上腳下,仍舊敲醒
一段五月的炎暑,憑一腔
狂放的吶喊,赤裸,卻絕不浮躁
在唱滿情孽愛慾的浮世,我寧可
留一嗓子憤怒,繼續赤膊
繼續,撐守我最後的迷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