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

小害

桂樹的針掉了
還欠一身
角,便各走極端
穹蒼之外依然是穹蒼
大地之下,依然
還會是依然

如何停住夜鶚飛翔
把雲擱在最痛的地方
不動,枕一遍水銀瀉地
走往最寬的對岸
都是慣常如履薄冰的

我,咬住自己傷口
腳踏清霜上的一紙紅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