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室對談

符以軒

聽不懂什麼語言的民謠
舊電影辛勤的味道
我終於能安靜
即使窗外面是星期六的旺角

也斯曾經坐在我現在坐的位置
也許是,對面是許鞍華
座椅搖晃,握筆奇怪
但不妨礙寫作,你同意么?

嬉皮的書只值十五元
反抗的攝影免費
如果你支持的話
只需微笑以對

黑白照片臉色嚴肅
世界簡單極了
手心手背
至少三個人玩
好難抉擇
幸好還差一個

大雨和聚光燈都很冷
傘聚攏,取暖,像葬禮,但
有一把是星星圖案的
有一把是格子圖案的
摻雜了其它顏色
好看多了
說不定還能找到自己

是的,我年輕
可我多想與曾經老去的詩人一談
順便,在回家的路上
吃一碗好味的牛河
以便,我能安睡
在那麼漫長又那麼讓人失去耐心的夜晚
隨便,什麼時間
方便?如果是
請造訪馬頭圍道我暫居的小房間
自便,我起身離開
因為我知道,他不會來了
他剛剛走,墨蹟未乾
留下一行小詩

不要害怕在黑夜裏吹口哨跟魔鬼夜談辯論並簽訂契約以老靈魂的名義

2013.10.27 香港 西洋菜街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