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致:M

小害

我時常缺乏語言
敘述活動過程
話題往往在個體發展中
如大量被串流的訊息
那一顆種子才是真正的大樹

親愛的,天堂可有兩條通道
你選擇右邊,我走了左邊

如果維多利亞港有一天結冰
我一定跑到中心位置
鑿破冰層垂釣

很多時候,窗外都籠罩著煙霞
一個人望向對岸的高山
我曾爬上頂峰,愣愣地
望著此刻佈滿鏽漬的窗口

鸕鶿由此躍過湖中
不慎地留下影子

究竟,珠穆朗瑪峰上的微生物
是如何存活
每次經過海底隧道時
我都按下符號刪除軟件

你該是島,是的,四周洋溢歡欣的水沫
我佇立半島
從來沒有被大海劃下退路

我想是有關考古學
但這兒已沒有古蹟可尋
而最易發掘的可能是:錢

從報紙剪一個大小俱佳的窗口
看另一份報紙的事實

身上就繫上那麼多駝鈴
我聽到歌頌沙漠的嗓音
讓早上的晨光份外刺眼

年青的和年老的
也戴上相同的正義面具
間歇性,我會詫異
他們與劫匪的區別

開始老了,開始跟風做朋友
開始明白為什麼它們在耳邊低喚
或許我們都是啞的

風把過路的聲響
也交給了竹林

室溫比室外還要高
感謝房東沒有催促欠租
但我咒罵沒能力繳付電費的自己
和無處可逃的街道

一切已無關重要
搜尋器已找不到你的名字
你一定又再改名換姓
是為了什麼也好,我不是你的家人
必要時家人也不過是親兒的代名

月降,日出
太陽始終沒有從西方昇起
馬兒依舊在賽圈拍跳

耗子。收舖了
引誘在街道的熄滅裡亂竄
試探它們藏身洞穴
最後發現了貓的屍骨

回家是多麼輕鬆的事
今天又少了一些部份

可能隱藏過多善良
才能避免不必要的傷害
譬如愛情;譬如戰爭

你活不了這個歲末的事情
還是留待下一個歲末才說
下一個排隊的,上前

夏季總會來臨,颶風吹襲
當人們雀躍時我老是擔心天橋下
露宿的他們,於是
我找了最短的捷徑
敲你的窗

「請高舉中標的號碼。」
「對,你就是買不起。」

我用泡杯麵的熱開水
對沖了今天上落的股市指數
而間中沖散的詞藻
我慢慢收入退溫的渦輪裡絞碎

鼾息越演越烈
做夢的時間也沿床頭溜走

手。架在木質琴鍵
以平常放在鍵盤上的膠感
按下欠缺激昂而完整的
新世界

眾多橫額就這樣越過設置的路障
還有人跪拜的地方
修辭用法好比一隻鴿子
委婉而具力量
可惜我不是詩人,不能告訴他們
誰是正確

我坐在最後的車廂等待尾班車
眼前兩排冷銀的座椅
射進無盡的消失點
時間張開一巨網,乒乓
在空白的地方對打

高燒。一百零四度,前所未有的高溫
靈魂揭開顱蓋乘涼

如何唱一首絕望的歌呢?
文字永遠比情感來得更快
所以能逾期居留
都是無證的失戀者

處暑,秋分
只有些像樣的日子
方能落力地芒種
有人拿起泥耙;有人拿起槍枝
而我最熟悉仍是轉角
歪斜的路牌

你還未告訴我
香榭麗舍大道與星光大道的分別
它們流淚是基於那齣電影情節
我只想憑票尾,換一份
三人的特惠套餐

放心──
我會找到一個最好的地方
觀看落日,如相信
得其形狀,亦得其復刻的記憶
黃昏叼著一隻沉默的紙鳶
影子冉冉向前,而你可曾認出
愛你的人如何有幸活到終歲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