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克馬克

熒惑

風船從天山摸脈搏降落
接盛唐的月光於床前
你的目光此時在碎葉更碎處
看海棠如何崩成晨曦的一聲雞叫
大清池又怎樣鏡照
飲馬的玄奘

你又想起了楚河的味道
這時,他們從你的故鄉掬一把水
去把葉子泡了,喝了,唱了
唱了眉戶曲中最後的一闋
然後便忘了。紅旗已非當年的紅旗
金星也非此地的金星
烈陽下,唯有徘徊的血徘徊的呼吸
一直把族譜帶住太小心的很
一直把長安城牆砂土記住太小心的很
讓殺嫂的領袖成為一種語言
成為一首轉生的塞外之詩
以後讓那些羊群的夢流散吧如你
這時只有五歲,碎葉於你
只是一聲雷響
你知道這將響徹多少個千年?
絲綢正是怎樣幼滑地
穿越故鄉

8-12-2011

注︰此詩其中幾句刻意借用東干族的語法和詞彙寫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