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

耿凱

陽光裡的馨煦,從此不再
這個四方的房子養著很多很多
隨著時間飄揚或飄落的文字
我把所有過期未過期的海報密鋪在這房中房
希望建構一種感覺,張貼我的世界
我可能在安裝一種生活的狀態
曾經我近視得嚴重,看不見激蕩的血河
休克中分不清黑和紅,皂和青
我竟然謀殺了麥食中成千上萬的生命
吞噬的最初還以為那是可可可口
慢吞細嚼一臉享受。最後
杯具的浮屍在陽光中燦爛熠耀
我才醒悟他們已經融化於我體內
或死於沸騰的掙扎,我體外
我或他們的靈魂全然蘇醒不過來
一周內房子奏著同一首歌:《愛你》
一種慢性解藥。從外到內,從身到心
我甚至學習澆種黃玫瑰,聽說她是最美的
沒有人知道。她曾經落根落花落葉於此
也許,他們同樣也落戶落網落淚於此
試過拆卸這房子的黯然神傷程式
從此不再,陽光裡的馨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