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

抽一口就薄了的清晨
承托巨大陰影
我無法轉身,擰開水龍頭裡
能潑面的海水
簡簡如初的夜晚,思索
牽在鐵絲網很漫長的陰霾
但不要歸咎遲遲歸來的海雁
牠們已啄食
晨報過早發霉的字眼

故意打上一個錯別字的盹
消隱,從不和諧的諧音
原來沒有太多餘韻
能判決分段落成滿地的頁數
交叉著雙手,壓在腹下
遮掩突如其來的訕笑,匱乏、愚昧
像仍愛做夢的菸絲跌入遊園
一潺一潺,鑽入肌腱與骨骼
剖開血管似的樹藤
導失眠者盲目地跟從刺痛

便把咬字吐得額外澄明
如吐出一杯蒸餾咖啡的色澤
時而長滿慘白的氣根,時而透明
孢子的觸手抓住霧的皮屑
我攤開一雙手的寬度
物我模糊形相
皈依山門外陌生湊成的斷句
涓涓悸動的川澗將會盡碎
而陽台上一直站住不動的繆斯
你會給我冠名還是一記耳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