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一

咫尺之地,盛起雪灰一勺
一圈的時光雖短,吐納之間
卻足夠拗逆整個宇宙。
當五覺麻醉,我便成剎那
一個徹悟的哲者,一如無樹菩提
看盡目下一切的形相,一切
耳根的吶喊,都不過虛妄一場
如此一吸,一呼,復一吸
所有環旋不滅的份量,我以為
都不是偶拾的凡塵,是一燼
百煉中最澄澈的舍利。
如果煉獄,終歸是夢迴時
最清冽,也必最刺骨的人間;
如果天國,只在一霎迷霧
在曇現的軀殼蒸發以前,尋一刻
顛倒卻忘言的極樂;
如果所謂自覺,必源於自毀
且多盛一勺雪灰,吐納之後
就折我一圈壽命,換走
這場真實不虛的宿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