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

我,橫躺的老樹
怎樣看,也只是一瓢的旅人
我和我的倒影
早在霧裡生根
在晨昏之後,吐出潔白的菟絲
往上去,一直想往上去
但那兒,不一定是天堂

往昔的陽光,你就收在盡處
它會是落日背面暖和的被褥
我向大海的出口流去
沒有游魚,也沒有飛鳥
捨去的枝節
架起年輪上的一個荒島
我載滿了,自己的重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