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詩兩首

小害

1.流川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Born as the bright summer flowers. Died as the quiet beauty of autumn leaves.

—-泰戈爾

要是忘掉,世間的一些瑣事
例如一些,生老病死

要麼,就容我傾側在時間之上
掰開最後的書頁

序言不能從頭唸起
我略略錯失了你描述的河流

淒美,最凋零的一瓣
落在誰的手裡也成闋歌

活在夢裡和活在邊緣若無分別
要麼,你想把分歧的河流再匯聚成海

告訴我所有的源由都是美麗
美麗如你,也美麗如長流的逝水

要是沒人同行便忘記往後的故事
譬如一些春夏,譬如一些秋冬

2.牛軛湖

夜,又潮上角几上
一點點雲母
彷彿你說:什麼也能往下沖淡

要是放在滑坡之上
骨碌碌,沿黯淡的聲線流到
腳踝後的弱水
最終,剩下都是粉身和碎骨

但你似忘了,忘了
冬寒就像一隻
忘形的山羚,自摔倒以後
貫徹滑落的衝動
偌大的原野由夢魘躍出
直至無從命名:明日就是落花

把遺留撈上岸邊
壓碎的嗓音縈迴跌宕之外
每天陡峻如衍曼的曲流抽搐
我走近了凹岸,拿起
槳與陰影
肆意割下小塊酸醺
含在口裡發酵

日子逐漸崩解,然而
我無法抗拒被瓦解的誘惑
如同侵蝕已久
每次回眸的彎度愈來愈大
錯開經過往返的人影、雲緲
錯不開不由自主的後退

儘管磨蹭掬手借來的碎屑
淤積,一生比一生地重
沒有一絲能播弄的弦線交會
你大可筆直向前
戳穿順逆的樽頸
我的晦盡會是新月從後擁抱
匍匐,稠光與疏影之間

6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