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請你卸個妝

落晨

姑娘,
坐在我对面的脂粉和唇膏,
请你睁开垂死挣扎的睫毛,
对着夜幕下的流离失所
卸下你的美丽的浓妆

姑娘,
我想跟你聊聊,
此刻的世界与我无关,
此刻的苍生与我无关,
此刻的白发是我的故乡
你的微笑是一堵白墙,
上面的流光溢彩是无心的涂鸦
还是刻意的装潢?

它流淌着城市的血液
不年轻,也不鲜亮
带着点疲惫与冷漠
冰冻着一个甲子的绝望
在向我忧愁地抛着白眼
把第一声啼哭孕育在凌晨的高速车道上

姑娘,
我并不是说
我有亮如白昼的心房
里面不需燃灯,
也有太阳般的墓穴供你的灵魂安放
也不是说
我有二环以内的新房
玉米地一年的收成
水稻田下窒息的手掌

我见过吉普赛人的水晶球,
在阿拉伯人的骆驼上颠簸
破碎在一片柔软的湖上,
你的命运在那一瞬失语
没有甘泉再能慰藉死亡

所以,
姑娘,你得卸个妆
你得直面丑陋的自然
与自然的死亡,
你的眼角生出古堡的藤蔓,
你的灵魂长出诗人的芦苇,
水泥挡不住,
沥青盖不住,
长啊长
长啊长

长发,
精神勃发的长发,
高声欢歌的长发,
容忍衰老,
原谅杂乱与逃亡,
与孤独在同一所房子里跳舞
没有鸡尾酒,
没有晚礼服下躁动的乳房

请和我跳支舞,姑娘
以孤独的名义
让孤独永生
以恐惧的姿态
为恐惧下葬
再跨上你温顺的小马,
去看荒原上的野月亮
如此自由
如此哀伤

姑娘,
今夜我老无所依,
今夜我的宫殿空空荡荡,
愿你为我升起炉火,
映照你衰老的脸庞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