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你的乘客

畫:黃澤雄.詩:小害

如果夏天降下最後的一場大雨
雨水找到了自己的身份
你不必尋找我
我找尋著的是你的自己

如鱗翅目裡埋藏地下的蝴蝶
盜走人群仍黑色斷翼的鴉
我擁擠的潮,你不必尋找著
不必尋找著微微顫動的滾輪
會是有沙啞與聲音

一首舊調重複著日子每日的欄柵
我完全了旅人
往原野日常裡的拮据
如果不能不生鏽在不鏽鋼上
請驟來的強風,結繭
目光榨取為有限光點,我便把
記憶劃過鐵皮單薄的表面

請不必找尋著,曾碰見的自己
耳邊吹起了左肩沉重的骨刺
振翅或者是拍翼,或者
無意識中接續太多過敏的義肢
內涵永遠脹痛了黑夜
一道被視野迷惑的屏障

延伸無數洞窟,如疲倦
等待中相認的雙生兒
你試圖不必找尋那些竭而不盡
的話題。告訴我皮夾裡
隱瞞了另一個自己;我的
衣袋印有今日的新聞;如果
我們被暴雨洗劫,告訴我
這些笑著撐傘的日子

是那麼美麗。我學會豐盈地
和自己對話,如音樂帶來的亢奮
輕輕煨暖受潮的外套、領口
有你的氣息,從腦海拉直一條
曾陷落的弧度,展開遲緩的步幅
模擬陽光下而軌道上蟄伏中
不缺的螻蟻;以生命抵抗命運的歧異
是那麼短暫,但你如果還尋找
相認而不相識的人,請告訴我
如何割斷誕生的胎痣

你逐漸肯定前進的不是自己
所有窗戶都被關閉,所有雨聲跟
雨點陸續沉降整座城市的背面
如果水滴能中和手心冒出的汗液
中和所有幻覺讓神經獲得冰凍
我就為你開一扇天窗,但
並不可保證往後的音色如水
靜靜地韻動,而掉下來的
很可能是蝴蝶發黑的屍骸

那麼,我會是你,如果我們只是
一種浮現,滾軸輪迴後的另一個轉身
手裡再沒有一張車票展示正確方向
我們走失,但有相同離開的閘口
在量子和電子循環中
天空鑽入不夜的地下城
溶化,我會是任何一個辨識不行的載體
假象把真相驅逐出黃色的界線後
從你的知覺去到我的現實
就在起動的那刻開始,如果雨未曾停下
我們的影子注定是無限地孿生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