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就讓她問世

——一個寫詩的人「自問自答」

洪健生

“诗穷而后工。”
诗,是母爱穿梭机里织出的五彩布,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被贪婪的、会魔术的剑指撕得破碎。之后。某一个夜晚 ,在昆仑之神的点化之下,编织出女神合身的、千年不化的裙裾。
写诗,需要知识,知识就是用来打磨镜子的技巧、功夫,知识越是丰富,被打磨的镜子就越亮,能够看见海市蜃楼的镜子,已经不是一个人的功力,那是“神”的作品。
要保持诗的写作状态,去毒疗伤,象服下一剂良药,药到病除。
写诗的人心中要有意,写出来的诗才有境,读诗的人能读出诗的意境,那就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一切都需要缘份。
破镜可以重圆吗?在诗人的眼里是可以的。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在诗人的眼里,最不需要的所谓生命的裂痕。甚至生命可以“轮回”,它的轮回,包括能感动你的一草一本,哪怕身边的气息。请不要与宿命相提并论,我们感恩、感知都关乎美和生命。因此,写诗的人要变得越来越善良。
人人都可以写诗,人人都能成为诗人。只要有诗的附体时,能象放风筝一样,让风筝飞起来,但至少要找到旷野和老天爷给你的风。
写诗的困惑是什么?是我们自己!自己的切肤之痛,要给她找一个“赎身”,给她做一次嫁衣,让她“归宗认祖”,千万不要使用“暴力”,迫良为娼。
诗,可以有瑕疵,但与美玉一样,要瑕不掩瑜,就象一只满绿的手镯,还带有肉眼能察觉得到“蝇翅”,那才是天然的东西,使用的工一定是“素工”。

3 則留言

  1. 對極!
    文學作品力求存真、達善、臻美,所以詩人本身更須善良,導人向善。
    這篇詩論雖是平常之言,但須見解甚深。大道甚夷,大概來評洪健生君的詩論最為貼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