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我會奏著哀歌,替你點亮燭光,你縱使一去不再復還,不見不散 …… 」
─── 黃貫中《不見不散》

哲一

你一定最愛駐足瞰視,與我
嘲盡城中奢華起伏的墓碑
太平山內外的煙霾縱多,絕不可止遏
翩翩,這一對登高的少年
同發如此傲岸而倜儻的笑聲
─── 至少我堅信,所有比肩而戰的故事裏
不論踏綠茵場上,須祭以
膝上肘下多少的汗血
抑或,讓世道叢起的荊棘,晝夜要磨鈍
你我一身立誓不移的棱角
當走過萬事不經人鬼無情的年代,我們
總無負一道承流之脈,以冷眼橫眉
吟起每闕落索天涯的哀歌 ───
只是夢中的傳奇,從來倉卒
尤其,當你我一面緣慳
在母親同渡的十月我即使遍尋
終歸也尋不著,你一如彗星掠日後蒸發的容顏
但等到夢酣神醉,至少我堅信
你一定還在高峰駐足,朗然與我
同發一陣陣傲岸倜儻的笑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