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路

─── 致 Y 和 M

哲一

攤開一幕星圖,
最曖昧的一對終於破譯,
為嵌進纖密的掌紋,彼此取暖。
在所有蜚言無情、冷目紛飛的日子,
兩顆寒星,不比漫天的光海淺薄,
長夜未度,秘密的航路早被驅散。
擁抱的熱度死在冰極的近鄰,
每一副輪廓如此刺眼,如此偏側,
當星雨劃空落下,仰首的你
但願察覺,有這麼一種禁色,
閃過同樣的軌道,同樣的光影,
曾經同步,為冷酷的時代,
為好奇的瞳孔,繪出一夜無害的繽紛。
或許孤獨的緣故,或許,只你偶然的停留,
今夜,就攤開一幕星圖,
掌中看一對星辰,不曾隔絕千萬的光譜。
最曖昧的日子,從來
如一面妖鏡,對照各自的虛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