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還會側面

小害

我默默看著世界的側面,挽回記憶
就算正面沒有來過,我也不敢隨便開門
直視門前,永夜的空廊
能關閉的窗,都有人影在下面擦過
斗大的水滴,在玻璃的輪廓上
顯得比雨立體

我找到方框中的一個空洞
陌生的臉孔從裡面浮現,說著謊話
明明又滅滅,輕輕一掃
世界就少了一點顏色
而為著素材遷就
我獨自刪減了半個輩子

歪斜,流離,或更多的轉折
也是學習原諒
某些不可避免的原罪
我將走向邊境,審判那條通向黑洞的隧道
靈魂被壓成光點
四散,穿越
如果仍有餘力去看,去看看
真實的虛偽,我會用微笑
代替你犯下的內容

真的,雨水多大,大多數是冷漠
每日沖淡日曆裡的寫生,不善油彩
我會以怎樣心情,竭力題上
並找住一條街道,詢問昨日的去向
若果高踞不下
是你從不遠的錯愕中寫下故事
我回到舞台
演繹:不是的圓滑,不勻稱的表面

5 則留言

    1. 謝謝阿捷你的閱評。其實以我現在的水平,仍很難去判斷自己每首作品的高與低,只希望若有時間及餘力便寫多一點。謝謝你素來讀我的作品,感激。

        1. 阿民你問到,當然可以,如果有什麼不妥的地方,請見諒。

          這首詩是以“面"作為意象核心,內裡包括我對人生的一些看法及所經歷過的事。在詩裡有很多不同的“面"出現過,例如“上面",“下面"及“正面"等,其實這些都是在塑造著人生的不同界面。正面的相反是反面,就如光明之後是黑暗。但人生除了這二元之外,就充斥著不同的面貌,而我將它們統稱為“側面"。“側面"可以說成是正面的偏差,但又不能淪為反面的罪。結果我們就在這灰色地帶,相互傷害,相互包容。我們要如何取捨這樣的人生呢?我不是神,亦不能盡信神(縱然我沒有宗教思想),我只能以我的自由意志對我的人生作出選擇。

          詩成之後,我本來想以“側面",又或“我看世界的側面"作詩題,但我想給讀者更多想像的空間,而且“原來,我還會側面"這詩題也有種自我調侃的意味,所以最後就以上述為定案,雖然文理上有點突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