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必須搖滾

─── 悼十二月十七日違憲之夜

哲一

頭上,那一片黑,
絕不屬於午夜 ───
跋扈的烏鴉,竟忘了
寄居的本分,企圖
就以喧噪和亂舞,以如此
可笑的姿勢,
佔據天地,佔據我
分明黑白的目光。
哭號,倘若悖理,
即使可憐再度,我堅信
鳥園縱小,總可
抹清眼淚,讓倒影,倒映
一切障眼後的猙獰;
總有些嚎啕,無法
用淒厲,粉飾
矢志苛索的厲鳥。

但我,的確目睹,
有一地駝鳥埋頭
日夕勞碌,寧願尋找
最適合長眠,那一段
四季盲目的時間;
有一堆愚鳩,竟然
大開鎖雀的籠閘,
癡想一腔熱情,會灌醒
寒鴉的冷血。滅絕以前
還想辯解,那寬懷的慈悲,
本來,就注定
惡咒四起。

而且,有一種鴟鴞
鍾情媚俗。佇足負翼,
為看清左右的風勢,為等
哪一方鵲死巢傾,便能高踞
其上,激昂其辭,肆意
騎劫屍骸的一生。那時候,
就有一眾鵪鶉,或者駝鳥,都選擇
附和。因為害怕吶喊,牠們
會妄想失語,等於眾聲
和諧;失聰,就可以
換取寧靜。

園上,如果已沒有時間
讓我思考,所謂沉默
與沉沒的差別。
今夜,我就必須搖滾,
就算孤立一島,從來,我
只不過沼澤藏身,一頭振翅
不起,高唱弱聲的蜂鳥。
趁黑夜未被攻克,
就擎一顆頑石,如擎起
一聲憤怒。所有閉塞的耳目,
如果搖不醒,索性
隨巨石我亡命滾去,朝天
呼叫,起碼,讓凶鴉聽見:
一片天地,你無法永遠
霸佔,如同那一片黑,只能
屬於午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