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姿勢

--組詩

王文海

我承认,我是山丹走失的暮春

会喊疼的春天才是我写下的诗句
即使有错别字,也是山丹生气的侧面

黄昏美到尴尬,美到不自信
多嘴的乌鸦在火焰里沉默

故乡和母亲永远是饱含泪水最多的词汇
我承认,这是在血脉里行走的暮春

随手抓一把红去涂抹暗处的伤口
飘起的蒲公英多像春天吹得口哨

请允许我把落日说成是一枚印章
泛疼得回忆里,遗憾是最后的落款

十行:献给怀抱炊烟的母亲

可以再衰老些,腰再弯些,脸颊熏得再黑些
母亲,苦难是您的祭坛上唯一的烟火

孤独像梨花开满春天,您守望着
一只脚在后山,一只在刚播种的田埂边

晚霞是母亲的一次走思,您拢了拢头发
远方只是一种假设,因为您没有远方

这么些年,您的咳嗽是我最为有效的中药
所有的黄昏里,火焰的高度都低于您的眺望

可以再笨拙些,牙齿再脱落些,动作再缓慢些
母亲,一万年的月光也构思不出一句能赞美您的诗行

乡愁:本来都是比喻

连那三千亩月光也是租来的
还有一山潺潺的鸟鸣
我说过我不认识的字都可念做:愁
一寸一寸的乡愁,点点扣入骨肉
用思念堆高的眺望,会被吊到
永远不出星星的树上
为了怀想,我甘愿接受惩罚
本来都是比喻,却被认作是许诺
我暗藏的炊烟让思念更为辽阔
手指轻微地动了一下,指向北方
白色的丧幡是亲人最后的脸庞
野花无道,山水埋葬
出发和归宿都可表示为形而上
哲学的痛苦在于自身也有感情
就如乡愁是谁的错误?无人回应
租来的月光已到期,面对厚土
我的今生注定要做一个
无偿还能力的、高利贷者

无名的山谷

无名是一种自在,横躺在书法之外的山坡上
怎样翻身,都不带半个人字旁
在旷野里点灯,然后吹灭它,歌词只唱一句
然后就忘掉它,没有赞美,赞美会是一种亵渎
花是这个山谷的尘埃,色彩泛滥,让阳光受挫
挣扎是为了更快的坠落,我喊不出声,我窒息
我没有思想,没有爱和恨,甚至没有了名字
蝴蝶仿佛上帝发出的请柬,而我已成为一个溺水者
在哪里?去何方?一切都无关紧要
让高贵的孤独成为我一个人的权杖
我的江山,我的尘埃,我的是与非

开花的窑洞

黄昏拒绝歌唱,她适应反复朗诵
让骨质的韵律渗入血脉
抵达光芒深处的黑暗,那是一种
距离心灵很近又很远的彼岸

这里永远是春天的窑洞,她的
肢体上开满了野花,在晨光里写诗
在黄昏里朗诵,用尽炊烟的想象
然后将各种欲望挂在星斗上

柔软的夜色是煤油灯唯一的新娘
在窑洞的心脏,藏着安谧的时光
如果没有鸡鸣,一切都会微笑着老去
如同镜子里四季不动声色的更替

在黄昏里,窑洞放下了坚持与守望
一生的秘密,她只粘在镰刀上
装在筐子里,如同那些沉默的土豆
却能持久地照亮村子的黎明

8 則留言

  1. 「我承认,我是山丹走失的暮春」吸引了我往下的細讀,是這詩的精妙之處!謀篇深度、寫作功力,當算是一流。王先生,佩服!

  2. 思親和鄉愁是文學的永遠主題。大作太多形容詞,以敍述代替呈現,藝術感染力不足﹗你可看看余光中思親和郷愁的詩作,可能有點啟發。

  3. 網上評詩雖不必嚴謹客氣,但指點之間,也要看受評者的寫作履歷。王先生是山西當代著名詩人,造句煉意,均甚考究。在下對鄉土文學略識之無,深知要寫好鄉土詩實非容易。王先生之作令我頗有感受,拿「叙述代替呈現」這些寫作概念來批評人家的心血,不是很對位。余光中的懷鄉詩當然可讀,但畢竟背景、命意、手法均不同,不宜生硬比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