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片碎瓷》簡析

劉曉俠

  许多诗人歌咏青春与爱情的诗篇,基调大都是昂扬的,充满对美好生活的希望与热情,即使青春与爱情生活中有挫折有失败,诗人们也会因为当时的年少轻狂而原谅、忽略、追忆它们。然而,钟伟民这首关于青春与爱情的诗作带给我们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青春是一只易碎的瓷瓶,瓶中“人世间最美丽的花朵”是“我”曾经用心浇灌的爱情之花,但那青春的爱情花朵只是一场梦,梦醒之后就惊见爱的花朵早已凋零、散落,而且长虫、霉坏、死气沉沉。关于青春与爱情的梦又是那么短暂,诗人感概“醒得太早”,让我们不得不那么早的面对现实生活中的各种残酷。这是一首关于青春与爱情的挽歌。
  这一组诗中的五首短诗之间似乎并没有内容上的必然关联,可以单独存在,正如作者所说,只是表达一点零碎的情绪,但是这些情绪却都指向较为一致的内涵——对逝去的青春与爱情的伤感,因此也可以连贯起来理解。第一首诗中,作者通过问答的场景呈现出昔日的恋情。
  “你”、“我”的问答设计非常巧妙,表面的“你”问“我”答实际是心灵的自我剖析。“空洞但洁净的屋子”喻示着爱情的远去,也会让人遥想当初两人在屋内的笑语喧哗。“早夭的鹦鹉”,就是那刚刚萌发却又过早失去的爱情,它“刚刚长全了雪白的羽毛”,那么纯美却过早得化为虚空,想起便觉心酸,就想落泪。所以,“我”口里说“忘了”,但给读者的感觉恰恰是难以忘记。
  作者对爱情早逝的伤感与怀念即通过这么一种顾左右而言他的形式深切而又形象地表现出来。
  第二首诗中“华屋投影池上”,“枯叶于屋顶浮沉”,这两句诗不仅具有生动的画面感,而且语词的声调搭配错落有致,具有强烈的音乐性。另外,通过“华屋”、“枯叶”这两个意象,作者把对青春与爱情的虚幻感受表现得生动而又贴切。华屋的影子固然美丽,却是虚幻的,而枯叶是曾经的青春与爱情的尸体,在冷酷的风中无奈地浮沉。   
  青春与爱情曾经如梦如幻,如新叶嫩绿充满生命力,但这一切都消失得太快,梦幻在现实面前那么容易破灭,就像“易碎的瓷瓶”。当青春远去、爱情早逝,当我们开始成长,学会面对现实,能够分清“真”与“幻”的时候,人生也开始变得沉重。这首诗的格调是伤感的,但作者的情绪却是理智的、内敛的,情绪的背后更清楚地显示出人生的那种无奈感与虚幻感。
  第三首诗写了爱情的离合,但更多的是抒发作者对人生的感受。日常生活会渐渐消磨掉人对生命的触觉,对世界会日渐变得麻木,就像“分不清真的桧树与塑料的桧树”,当万籁俱寂之时,反思自己,内心充满的是孤寂感与失败感。一些“没有根柢的诗”,尽管“粉饰过一些女人的梦”,却如装扮节日的那些没有根柢的树一样,一时光鲜,但只是生活中可有可无的点缀。
  “你”尽管曾经那样贴近我“驰骛的心”,“而明天”,也会离我而去,“我”无法挽留,只能忘掉。“月亮”的意象首尾贯穿,意蕴丰富。首先,月亮在古典诗词中常常被用来表达孤寂的感受,如李商隐“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再如李煜“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等等,在这首诗中,作者也承袭了月意象的这一内涵,表达自己在日趋麻木的生活中的孤独之感,而这种情绪在黑夜中会更为强烈。
  此外,月亮在这里还象征着爱情的纯洁美好,然而,当回到现实中,月光似的爱情便也显示出情感本身虚幻的一面。总之,“月亮”这一意象的使用,使这首小诗也像被月华笼罩一般,变得如水晶般莹润,伤感的情绪幽幽地弥散在字里行间,带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迷醉感。
  第四首诗很短,情感的抒发却非常浓烈。太多的诀别、太多的离愁已使人的内心千疮百孔。诗人用“一张打过太多孔洞的车票”来表达心灵曾经承受的痛苦与忧伤,但是现在,这些伤口已慢慢愈合,但也变得麻木,像一张失了效的火车票,已无法承载任何情感。
  在这里,“车票”这个比喻,非常贴切,且隐含着另外一个比喻——过去的生活像一列离开站台的“火车”,轰隆着远去,“我”仿佛站在空荡荡的站台上,等待开始人生新的旅程。而昨日的情感凝结为“玻璃上斜斜挂着的水珠”,像一滴泪悄然滑落。诗句的表达以无声胜有声,将伤感的情绪烘托得浓烈而又不宣泄,充满张力。
  第五首诗是对整组诗作的总结,也是对自己曾经的青春与爱情的诀别。诗句中有伤感,更有认识现实的理智,还有清醒之后的恣意恣情。当那一杯用爱情的残瓣沏的茶被一饮而尽的时候,心灵也为那段过去的时光划上了句号,那是一种清醒后的决绝。
  王良和曾经评价钟伟民的诗“文字色彩浓丽,带点古典意味”,但这组诗与作者其他的诗风格多少有些不同,语言更为平易、晓畅,诗中没有太多绚丽的词语与华丽的比喻,意象巧妙而不艰涩,情感的抒发自然流畅,毫无矫揉造作之感。
  而且作者写青春、写爱情,却又不囿于狭隘的男欢女爱,而是把更为深沉的人生体验与感悟融入其中,使这组诗作的思想内涵更为丰富、深邃,也更容易与读者的内心情感产生共鸣。

劉曉俠,合肥安徽大學學報編輯部

附錄:

《幾片碎瓷》
鍾偉民

  一

上了閂,就棄幾個舊瓶子於門外
你問,那就是我昨日的戀麼?
我環顧空洞
但潔淨的屋子,說:都忘了,如今
我能想到,且願意為之落淚的
便只有那早夭的鸚鵡,牠死的早上
剛剛長全了雪白的羽毛

  二

華屋投影池上
枯葉於屋頂浮沉
一切真與幻,可觸與不可觸
漸能辨識
人生並不如夢,都醒了
只是醒得太早
有點累,有點惺忪

  三

在這樣的城市,活久了
就漸漸分不出真的檜樹
跟塑料的檜樹了
總之,關了燈,月亮就不住灌澆
甚至濺濕了我們的枕角
哭了?我問
你搖搖頭,只是温柔地躺着
那樣貼近我曾經馳騖的心
我撂下印有我詩稿的晚報
那沒有根柢的詩
粉飾過一些女人的夢
像沒有根柢的樹
粉飾過一些節慶;到如今
詩中,枝枝節節扭曲了
樹上,枝枝節節也扭曲了
落到床上的,只根根扎人的針葉
而明天……而明天
你也要走了
我只能輕齧你的耳垂,說:出門前
別忘了把今夜的月光抹掉

  四

太多的訣別
太多的離愁
心,便像一張打過太多孔洞的車票
失了效,且不能再印記什麼了
昨日隆隆遠去
我只想起
玻璃上斜斜掛着的水珠

  五

如果青春也是一隻易碎的瓷瓶
那麼,瓶中的花,我的確
用心養過,用酒澆過,且以為
那是人世間最美麗的花朵
但風來夢醒,驚見
床邊亂瓣:一片長蟲
一片霉壞,一片已無花氣……
於是,我縱聲笑了
且以瓶當杯,向窗外羣山
乾盡那用花瓣沏的
不如什麼味道的茶

3-3-1988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