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te

小害

如常 走進巷後的冰室
點一杯角落裡的特濃 Latte
被方糖割破的指頭顯得有些陌生
讀報的刺痛
如肢離破碎的鎖頭

縈迴的思緒
像徹夜未眠的纜繩
浮泛腦海 看見菸霧消散
最終在囈語中逐漸走失
再聽不到任何響號
也聽不到呼吸的靜謐

處於真空狀態
喝下時間的一道坑紋
捲入褐色輪迴
曾被介懷的味道
如今 在味蕾失效之後都像
事過境遷
也許他今生不是你喜歡的紅茶
來世會否化為貌似的鴛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