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當勞紀事

哲一

看抱滿一桌獃獃昂頭的耋老
投奔於懸牆之上,那一屏日夕皆閃颯熒亂
尚且已過期半載的午夜場。
如果每一髮斑白頭顱下
只剩低這般駐氣與凝目
他們將無從聆受
那些趺足而怒目的中年金剛
一夜之間,便獨霸了四個隅陬
蕩室而凌霄,將漠漠的大氣電波
由四雙獰悍始終的耳目招起
眥裂而耳張,隨即便一聲奮疾
對窗外窗內的無明虛空
喧出滿堂不屈窮頹的鴉噪

但修煉圓滿的哲士
到底有千萬峭壑崩頹於前
依然心不動身不沾的睿智。
請看不遠的彼岸,那咖啡廳軟座之上
這臥聽風雨而不驚的自由神
朝朝暮暮雖縱橫於巷陌
並流落這蕞眇的一廳
只記每一罐仙丹與脫脂牛,都摟緊懷內
待明朝江河一渡,自不必拘泥
此夜滯居籬下
所聽無盡喧囂的困乏

看夠大千世界的浮華,在方寸之內
就看一盤不復至尊的至尊漢堡餐
有掌中越見奢貴的葷膻,供我一口鯨吞。
而我拂袖歸去之前,當不敢輕忘
夜夜曾經留守,此處有一位不羈的少年
惟求立地修作屠龍的劍聖
憑一部液晶機上的地圖
一杯廉價的奶昔,負劍而坐
更妄言要匡持義風,與萬千的俠士
聯袂上路,且伴以網絡之上餐室之下
同樣不眠一地的過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