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詩一個天地

白沙

  詩之好壞,傳統已可反映,因古人不以糞礫充金玉。
  只是現代詩,由五四爛起,復被「革命」、「口號」、「現代」、「後現代」一代代「重要詩人」搗之磨之淫之亂之,各種「選集」藏諸醬缸而成「屍」。
  今天社會自由了,在課堂中寫不通散文的去教詩,什麼「對話」、「解構」、「口語」,鼓勵無知少男少女投稿發表,自立山頭、胡亂吹捧、恣意宣揚,分行的「便條」多如公廁之「便條」。
  這群「導師」,又名蠹屍,遺矢詩壇,享盡文學獎藝術資助之利而揚長高飛。
  是詩毁碎醬缸、清理詩壇,還好詩一個天地的時候了。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