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一的詩(十首)

《悼聖雄》

三彈追來,是得以絕命
抑或奪你身時,居然絲毫無絕
這甘心入凡而聖的高靈?
獨立此地,你讓萬世
不敢輕忘默然而行的足跡
當跨盡紅塵千百,出入而無窒
復踏,復踏你腳下如一的寒貧
惟抱你這一經在襟
獨行
何等的蒼茫

饑,渴,痛,無慾
也一貫昂然無懼,任世途
再三的卑劣,你竟捨以小我,方攬上
那一夜心若不障的空明
回望,有人須把滿地種姓之黑織入鎗內
射向赤子,那一瓣菩提心蓮
而你呢,何故寧以殉身,也誓朝
自由而匍匐?
當某夕渡濟來時,濟這悠悠萬民
願能以你一骨嶙峋
附照清高

踏吧,是生你這天涯苦島
繼續踏之以每足
而弔念,是一雙曾經弱薄的木屐
曾經縱橫無絕,如今隔世對我
又鑄成了曼陀羅,行起和平的節奏
在阿修羅的潛伏中
願秉你一行無敵
在法界之內,在法界之外
不朽

 

《正義》
── 答溫剛《錯誤》一詩

傻愣當場,也得哂笑一聲解我窘頓
仔細把詩讀來,那不善的詞鋒是否
你母隊纍纍敗績,磨纏向我的讎怨?
隊營一舉萬丈的雄心,舉十一支
波譎雲詭中這熾紅的钂叉,朝那歐陸寶座
同樣你們就奮然擲去,勇士啊
曼脩的征途無絕,一如四方兩極
聯袂要英雄赴俎的噩咒太多
一旦不得慎獨,潛藏的諸惡,就將你們躪作群可攻之的
樣辦

贏在口舌的快感,若你也不過
到逐鹿的會台上仰首,以覬覦
三界之內,那紅衣的尊者就一執牛耳
冠沐天下蒼生。如果有姦佞當世,更惑之以禽畜
王道的行者啊,且用那靈智一敲
先哲曾逾百年修治的正音,向誰
至誠既然能化盡天下,我不妨孑然向你
講一夕無傷的偈,在綠茵場上

 

 

《平行》
──聽《雨中的戀人們》後

〈之一〉

儘管雨點紛亂,在霎眼
也如常以鞋跟,把如夢的池窪
都敲得零零碎碎
只讓那鏗鏘的步韻,正對鏗鏘的雨,說
降來的冰冷與寂寥,願一借
守每一年相同的時份
以每一襲純白的高貴
以每一場行人的徘徊,和街角下
獨一無二沾溼了,那單薄的身影
也只為,守區區一剎,她朝夕合十
夢迴卻無蹤的

〈之二〉
如果雨繼續張狂,如果雨
要我撐一傘濃濃思憶
遞到妳手中。
何必還甘心守他,唉,在妳的僻角?
當妳明白,愛情已過了幾多幕,這樣的輕雨綿塵
妳認不認得,他在不在,都一樣
收於妳掌,妳心
而我呢,也一直立在街的,妳的對角
想待妳漣潸過後
只打忘憂的一傘,在雨中
守妳

〈之三〉
緩緩聽著,在一對路過的小情人
是車水馬龍,更是萬籟無聲的世界
聽這薄薄的一傘
滴答、滴答、滴答
當十指交纏,傘下,男孩在誰耳鬢
遙遙一指那街角的倩影
也訴說著,永遠:
「傳說,每年她總徘徊
緬懷情人的時候,她並不知道
他不散的魂就在對街」

 

 

《即事三記》

〈之一〉
在攻城的吊臂上凌雲俯瞰
都說不可滌濯
你滿腦的垃圾,憑一池冰藍
以及那一整窖的葡萄紅,灌頂過後
居然龜縮暗角
獨讓客堂的執帚,以帶雨一株梨花
將八方耳目都強自撥開
但說爛鐵不成鋼,笑罵且由人
你只記
百忍自可成金

〈之二〉
明明斷言相拒,你笑怕這一職京兆尹
萬夫斥問一定命不久矣,明明
新春已過,路見不平的黃鼠狼先生
你又何必入彀
是為了庇盡天下寒士的八萬五?
是為了完璧,張你一圖西九
在崩壞的禮樂中克紹文藝?
抑或是為了秉持明燭,登臨
六月的畿輦,奠向幾度啼血
但眾口皆緘的英靈?

〈之三〉
而陰晴不定的長空,當我
此時仰首而轉顧
竟有一雙神鳥凌霄,振翅英茂
不記滿島的嚇嚷,也不懼滿城的箭雨
你頃地一噪,浴身而黑
只伶伶然拍你的羽翼,朝東方的炙陽
揚長而去

 

 

《天地一沙鷗》

沙鷗一去,在天地縹緲之間
在如斯清勁的風波,觀我
溯以一葉素色的扁舟,臨空散髮
隨風,隨浪,也隨我
將我髮上的黃金一撥
撥向你,以及跋涉潭中的舉荷
鷗兒,當你回首一笑,請把北遊的詩情
寄我,蕩漾我歌吟的秋色
而我歌聲隨你
將遠行無阻

讓我把千年浮掠的風景,一韻到底
呵成簡潔的故事:
「老木長堤浮萍
白水峭壑瘦亭
熱腸輕舟獨行」
喏,鷗兒,由你從千萬的巍峰起誓
衝破峰外的正陽,如我
那怕更眺遠處,誰
將豎起滿閘的封弓利箭
也無可擋你
奔向逍遙的光影

而光影中,我踏你足下
獨對著廣霧長天,只得我
細細的清吟
無酒可醉,無不必的佯愁張狂
就一身的孤寂,自古皆然
而詩意呢,在你飛逝以前
都放落了千丈潭中,連你
留白半生的記憶
任我俯拾

我仰天一歌,總唱不盡
是你任天地翱翔,化無限空靈
於澄澈的湖光,而如今
雖入深深潭湖,且聽我逍遙
一歌絕色

 

《債城》

一言即籠絡萬民
福祉無憂,因你決志大呼
即使要借上傾國無極的債
借全歐不可任你羈脫的便
壯然你便築造
一島的烏托邦虎視雄哉,尚有你一璽
以盤穩江山的寶座

問宙斯縱有暴吼狂力,又能否敲斷
上位者戀棧權柄的貪婪
問元首當年進軍羅馬,曾否眺估到
把聖西路變賣亦不可了斷
又或者
以高薪名譽雙手奉呈,合沙維與朗拿度
踢多少年腳蹩力衰方可抵債
更遑論,殺價於街頭的十元瘋薯
即使波諾親臨可月銷卅萬
亦無償
那一夜凜寒人心的孳息

若同以一言收結
顧你下臺如斯的輕逸
超然無睹滿城的荒頹怨嚎
只一揮衣袖,你拂拂而離去
向循還的貨幣史,難得傲然一笑
你周旋而借,將當年豐溢千萬寒士的夢
說盡生而無憂的詭夢
統統敲碎
─── 那貸不走的烽火爭逐
且留百世一城去爭吧
獨任你
孑然灑脫

 

 《逃城》

本來荒僻之郊的獨立,何以
如此人海重覆的往來
如此的囂擾,你問
即使避入那填密的役者
一車窮酸,堆入黃色鐵籠之內
馬上迎頭
─── 呼,當濁人眼鼻的烏煙
携同人間無幾的氣息
通通通通
都帶向八方以外
即使朝七晚七,你在車上城下
把滿紙的文字翻了又翻
群群遊靈之中,又能否找回
一點毫不過份的自我,竟寧謐高貴得
廉價而無所流俗

或者那排排瓊殿華柱,當仰首時
你想像是站於咫尺的天堂
從靈臺上觀照
那高從一萬二千元一呎的摩天競雄
是否是否
也可更清晰也更冷靜地
任你無礙瞰視
宇內的真我

但一如商業化的產物
掛在標準化的一堆身體,如是定格地
在規範化的途上走著
每年每日每夜,走著走著
連這標準化的身體
也只會寫著一些無面譜化的
一些生活的所謂靈魂
甚至把德行等於自我過濾
也等於
連此篇如斯的累牘
居然也變得理所當然

逃,你曾勸你棄掉營生的伎倆
趁自己猶能輕狂,就灑然一逃吧
但離得出這堆填的臭罌,儘管
你有幸能離出域外的域外
當前顧,當回首這天地圓方
皆以默忍內斂
麻木成畢生的希冀
半生習得的荒謬,你諤諤只一士
只遠遠一遁城去後
豈存容身之所

 

《隱士三重奏》

(之一)

壯而不譟,那電結他來時
轟地有序,兼有擊鼓的嗷鳴,在市
宛成一地單薄的寂墳,一地
只喧嘩眾聲,而我屹屹而立
獨站兩指,沒於六弦和四拍之中
起起落落,譜我的梵音
自與世
對隔

(之二)

書我情懷,書一手
淺白而不獻媚的粵韻
一如此島,人語間,無見魍魎怪腔
借了大氣電波的磅礡,借倡伶之口
宣我一文,或許乏人問津的對答
惟不愧漢唐風骨,暗暗守我
五千年的麟角

(之三)

弩張劍拔,處身虛無的宇內
真話不得在此伸張,任你
在俗群中做你的把戲
我只得更懦怯,遁入更虛無的域
執起兵刃,或借皮球一蹴而就
讓戾氣,從此無遠弗屆
只為築我所謂不朽的地位,以戰功
即使成纍纍,一片恍如無際
是血肉長河,在斷電後,一樣
無傷大雅

 

《圍城》

秋色正薄薄繚繞
而秋霞那幼長的紗幔
婆娑引路,併著兩行盤纏的青木
拔一道鐵欄幽徑外,古城獨步
任我穿梭

一城堡壘何等的雅緻
透著室中餘光,在幾泥
紅磚白瓦之間輕砸
砸到我閑適的眼中
如豪灑一袖的古卷潑墨
借入暮前,一圈淡黃如此疏懶
將結佈蛛網的樸素府第
以及幾段橫木欄柵,塵封字落
先祖的衰草墳和兩帖敗紅
點化,竟美如一軸舊畫
而這軸舊畫,僅將成褪留線裝譜上
或淪為讀書郎手中
琅琅而誦,往往黑白枯燥
往往不明所以的
所謂典故

於是我傲然獨行
帶著數碼的鏡頭,我行
且標註和印記,在這不必讀字的年代
將這無人問津的圍城史
連帶灰牆下朦朦朧朧,都重新烙在
一片彩色詮解的記憶卡
向瀕臨被遺忘的歷史,我自己
呈一份卷

 

《秋思》

遍野蕭索,何時的颼鳴朝天地忽地一旋
瞬間祗一縷明滅
於是趁這振臂一聲呼嘯,煞煞然
更似懷古時獨有的放縱
雲黯而風狂,我任兩袖潑地一伸
闔眼化一波江湖通尋無覓,獨此地

掠身的萬物木木聳立
都透著一境界的滄桑,甚至虛無
滑身即瀉,我從峻嶺巔處
背負的巨鐵便錚然出鞘
鏘鏘殺殺,讓袖中之氣一張一弛
只御我手中的奇器,獨立於湖心
疾走一行狂草,在碧光寒水的頃刻
然後我輕身一轉
垂手在鑄劍亭頂,束劍而立
傳俠氣
以此一柄殘劍

最後我一張眼
在公司飯後半眠半甦的三點三
從懸滿人工枝椏灑水為湖的三點三
秋說,他正藉旋風
負著如夢的一劍俠氣,朝西
他正豪邁地行來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