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黃真伊的時調

哲一

青山裡碧溪水,莫誇易移去,一到滄海不復還。明月滿空山,暫休且去若何?

── 《青山裡的碧溪水》

拈弄起妳飄逸滿室的紅塵,頃地收納而成
那剔黃筆管之下舒長一拂的清風
尚有被妳折落,精鑲於每字每行之間
每瓣亦幽亦皎的下弦月色,猶然的寧謐
復令群峰腳底的每影川澤林麓
都舞作一泓一崢恰比那迴迴煙花裡
霜濃酒冷惹妳一衣的縹緲。看柔柔松都
蒼茫漢陽的兩岸只無量的梅香笛寒,入最後的一箋
遂書為妳快意的冬夜。而繡袖之下
再挽妳封塵樓閣唯一不縛於讒誕世語的斷弓琴
獨奏出孤零半島無韻的風流,當收煞處
妳自把絳唇一抿,就欹側了我
此夜每句細細撫觸的清風明月,一如窗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