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路

哲一

每一首新詩
最適宜手書一箋幾番的珍讀
唯獨萬事速成的年代
泱漭中散散聚聚的人潮
只有每一手電子屏幕
握起了晝夜的技擊與笙歌
太多的迷失被下載
太少人願推敲字句的迷津
且由詩者苦吟的半生心血
在夜鶯無鳴鬼神不愁的清宵
都咯向艾倫坡的墳上
那落葉梧桐之下
有一頭小小的烏鴉
會把每闋對牛彈過的悲歌
噪成寂寥一行
所謂「無復不朽」的墓誌銘

附識:詩中所引「無復不朽」,正是美國詩人艾倫坡(Edgar Allan Poe) 墳上之墓誌銘 \”Nevermore\” 之中譯。至於詩中提及「在夜鶯無鳴鬼神不愁的清宵」,乃我國唐朝苦吟詩人孟郊之詩句轉化。見孟郊《夜感自遣》:「夜學曉不休,苦吟鬼神愁。如何不自閒?心與身為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