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論

─── 兼憶靜安先生

哲一

曾把青毫揮弄
要妄換多少的詩句精雕篆刻
也不過,落得滿湖浮星與曇花。
崇真的赤子會昂藏一呼:
就算看金欄玉砌以外
復載入幾磚的澀語厥辭
那漣漣秋水遼遼長空萬千的詩魂
亦不作半分的厥弛。吁!自然何價?
豈敢拋忘勖勵的淳淳
踏重重霧杳和寒肅之下,念你不惜
瘦悴而皓首,為獨自一登文質的高宇
靉靆清明,竟望不斷悠悠
滿眼皆萱草萎蔫花果的凋零
若文風下壞亂一肇難終,想你
北平風雨中似猶晃搖的一辮
會鞭策起秉燭一夜,這隔世耕耘的詩人:
千古筆下所有的錦繡與珠璣
所謂的境界,從來不向樸野牴牾
待斧斲一去鉛華一淨,驀然而顧首
須教沉湎琢刻的詩人莫行歧路
在逆航時,自能照出一湖
字清意濃秋色的雋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