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埃貢 ‧ 席勒

哲一

── 在 Egon Schiele Art Centrum 觀畫之後

袒開赤腫欲裂的肉肢,畫中人一貫傲然向誰
也裸解一身扭拗嶙峋的毛骨
倘若在克倫洛夫流轉的風光下,那植滿一城的
竟是一心只睥睨和捐棄清白的障眼
就任其繼續庸昧吧。當你在歷史中冷峻
獨自豪放坦率,以不懼敗弱的身心
無論所歷死生、慾誡、邪直、驚定、瘋醒
抑或張與弛,都決意繼續揮灑
借那油彩筆的末梢處,蘸起從不泥俗的眾色
你細細摳挖出來的一陣陣高寒的變態眾色
都煉成一行行的節操,暗暗也就隔世
澤潤成盈盈這一小館斯拉夫的藝術史。
而如今一副殘腐的畫架上,附照你堂堂的風騷
當注目時,一張百年黑白的自畫像,你那沉鬱的照面
豁然即迎我打來。惟一臉的傲氣依然
更向只配附庸雅韻的旅者赤身露體
繼續寫你的狷介,於今淪為景點的小城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