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書樓懷賓四先生

哲一

讓一抹東吳晚秋的流風
拂開萬點依舊的葉綠,看林間兩度
紅扉之下,鏗鏗,一匾書落青檀的金筆
就砉然雕鐫,你爾雅滿身的儒風
當我獨上求索,仰望雲階之側
茫茫的碧煙,想必,是你踞守高樓時
向先秦或後漢,哪一舌的烽燧凌厲
你借來的小小一斗,燃以我
窮經千百一途治史人深深的冷寂。
踏一介的清室如此寧謐
教讀來堂軸的每字,彷彿都鈎出
歷朝大史家的峻雅與蕭條
每一份史卷的泛黃,你皆執過
孔孟的仁辭,辯破兩漢偽經的迷障
且以滿首霜白,貫類了深湛的層層義理
都不過,鑿出區區的一竅,替五千年
湮遠的瀚瀚長河,昭然便鑒照
發微一筆萬鈞的註腳。即使
你終似千古多少的讒佞,竟不免
徙逐的命道,但素書樓的樓臺
猶獨焚著一斗的雲煙,煙中任誰凝望
故國的風雲與史冊縱橫,鏗鏗然
更灌醒了一個浪子謁拜的迷魂

附識:三日前,親臨士林區的東吳大學,過訪大史學家錢穆先生之故居,並讀先生史冊與詩詞之手跡,有感發之。

4 則留言

    1. 秀實兄何必客氣?得你欣賞,絕對係我這後輩的萬幸。

      這一年多,我都習慣把詩作投到這裡來,至於去向如何,全由偉民兄及一眾編輯處置,我一般不過問。當然,蒙秀實兄不嫌,拿我詩作向外發表,實在歡迎之至。

      我投過的六十餘篇新詩,題材、風格各異,秀實兄喜歡的話,當任君擷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