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集《稻草人》

  《稻草人》,224頁,全彩色,用很好的道林紙印,賣港幣八十八元;「真源」出版社,「一代匯集」發行;書展期間,連同我去年出版的《驚青集》《故事》《大童話》,在「一代匯集」的攤位發售。
  
  
  五十之後,出詩集,名字削成「阿民」;寫詩,附句讀,首尾能相續,像唐詩像宋詞,山呼水應,不會一連綴就方枘圓鑿,就變了質走了味洩了氣。
  去年一月,天命乍來,卻「仍然不知天命。書,讀得心寒,用一窗夕照,半截燒剩的斷雲壓驚。」一驚撂下店務,竟扭頭挑了擔子去做必賠的文字活:小說寫了十來萬言未終卷,詩一年積聚清點已有五千行,揀出小半短的,沒違礙的,先編成這一冊子。
  三十年前寫〈捕鯨人〉,三十年後,是捕鯨的人在乾岸上看稻草楦出來的人。
  譬如「瀆職的稻草人圍着一簇白茅,打聽怎樣能變軟撐持自己的那一根竹子。」見〈風聲〉;譬如「稻草人的挎包,蟾鳴噁噁,卻原來,孕着婊子分行的譫語。」見〈觀畫記〉。
  譬如「這荒蕪, 能種出什麼呢?兩行留給稻草人的嘉言?三畦遺與賽文盲的佳句?」見〈獨白〉;譬如「線縫的微笑,墨染的眼淚,稻草人,以藤紮的手送別,用布臉上的愁眉挽留。」見〈稻草人〉。
  風檐展書讀,古道,早不照人顏色;光陰荏苒,卻連新鏡,也不敢攬起來照這陋影了;自然鏡面對外,照一城接一城的紅塵黑障。
  負氣說寫詩像「向火堆投稿」,說「像一個人在深淵,對一群沒耳朵的盲魚敲鑼。」偏生一見月暗,還是會賠燈油,損心血,用「提了百年的一盞氣死風燈」,照一個沒「全盤草化」的人。書名《稻草人》不是一味的譏誚,也憐憫。
  鍾偉民《稻草人》序.節錄

11 則迴響於“詩集《稻草人》

  1. 致偉民兄及各位詩友:剛才我到旺角,逛過幾家專售港台書籍的樓上書店,終於買得這本新的詩集。而且有八折優惠,售價不過港幣七十元五毫,印刷實在精美,值得珍藏。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