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命

─── 聽《寂寞難耐》後

哲一

看抬頭隨意的一手
便摸落了一把把叢林
即使俯首時偶覷的一眼
驀然便會醒覺
眼內浮盡朝夕夢寐的桃花與風月
從此也抬頭不得
就讓歲月的無情逼你再燃起
一根根夜夜無歸的香煙
當愈走愈近的過客
輕輕一碰有麻醉滄桑的杯酒
而沉沉的夢囈
傳自愈躺愈遠的共枕人
輾轉卻成了浪漫典故的殺青
唯獨留下這臨鏡的一剎
一個人漫數著一紋紋的世故
看憂鬱都烙入眼底與額頂
方知這五十載煉成的漠然一臉
取締了應悔錯過的青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