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沫樹的詩(五首)

 

《這是一座無人知道的城市》

他們首先向春天問好,然後
向河流問好,向一位郵差問好
向落日和靜靜的時間

起床,刷牙,遠望城市
新修的高速,換新顏的亭樓
多年前,我假想的摟著她
在最高處,望風
不是風景,如獄中的發呆的人
看天空飛翔的鳥兒
我常常是這裡的
常客,看書畫
修身但沒有養性
這使我常常後悔不已

一次維權,讓人一生不得輕鬆
30
年前是錯的,30年後是對的
30年,不置可否

花依然在開,春天依然年年在
但年年人不衕
河流污染,舊城改造
新的廣場擁擠著民主
讓一個忽然走向廣場的人
不知所措

老年人在黃昏排練舞蹈
年輕人在台階上暗自抽煙
他們談論失業,保險
房價高漲
由昆蟲變成的人
買了新車,買了新樓
娶了新女人
讓孩子一時不知如何改口

但暴君依然是存在的
有人類就逃不過宿命
「先生,拿著錢,把你的靈魂給我」
也有人,高喊著
把自己身體的一切都賣了
換取新的價值

陽光能把幸福送來
人們常常這樣想
幸福就在前方
一切都是為了幸福
但過去的永遠不再回來
不管是這座城市
忙忙碌碌的行人
還是呼喊一個姓名的
有限時間

 

 

《氣味》

氣味在指間游離,一棵植物的悲傷
停留在空中。我害怕說出
她們的名字,她們青春的臉
光滑皮膚上的傷口的刺痛和來自
胃部的酸痛,她們已經習慣了在黑暗
中呼吸腐蝕的空氣。這些麻木的心
說出硫酸、膠水、甲苯,說出洗髮水
沐浴露、香水,說出月光下的愛情
這些迷戀的事物,像清晨的露珠
像東江夜流不息嗚咽的江水

 

 

《比如》

比如,你走近我時沒看見你
你在我的手背上睡著我不知道
你出門就遇見我。思考。
沉入如鐘,如井。
半夜裡爬起來到井邊呼喊你
到渡頭等你,哭你
比如,聽雨。賞月
聽草根的生長。
秋天的湖中深藏著你。
比如,桌上留下一封信
台燈低著頭,一只死去的灰蛾。

比如,茶杯忘了蓋上……

 

 

《湖濱》

在斑馬飲水的瞬間 
在青山伏過視線的停留處  
在蘆葦飛過水鳥打破鏡面的響聲中 
在那水的深處 
深藏著一個我 
   
在落日渾圓的時候 
在山川接納飛鳥歸巢時 
小路上  
走動著一個我

 

 

《緩慢》

緩慢,繼續緩慢
愛,繼續相愛
抒情的曲子,仿若一根針
斷在肉裡。我的姑娘生長在北方

她為一片南方的銀杏葉心存感激
她的笑驚動了湖面的魚
紛紛長上翅膀,飛上高空
天空的碎玻璃溶化成水

生活似水。秋天,我的姑娘
坐在一棵伐倒的白樺樹上
整個白樺林染上了她身體
的腐敗氣息。陽光緩慢

緩慢,眼神緩慢
愛,緩慢

 

作者簡介:池沫樹,原名周云方,男,漢族,1980年生於江西宜豐。廣東省作家協會會員。現居東莞。作品散見於《詩刊》《青年文學》《星星詩刊》《詩選 刊》《作品》《中國詩人》《詩歌月刊》《詩林》《綠風》《文學少年》《意林》《創作評譚》《北方文學》《紅豆》《山西文學》《惇煌》《中西詩歌》等刊物。 作品獲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大獎、東莞荷花文學獎年度詩歌獎等獎項及入選《中國新詩年鑒》《詩生活年選》《文學中國》《感動心靈的詩歌》《珠三角詩選》《中國兒童文學精選》等多種選本。著有詩集《穿裙子的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