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街尋詩僧不遇

哲一

慢踱向你,街下曾盤膝冥思的僻隅
今晨迴旋飜飛,竟不自
半頁詩中的絕偈,反換了一地
招搖的販子手中錦衣的翩翩
一混車喉之中,汲汲極視那萬里的扶搖
那應是,你厭聞多時市聲的嬲騷?
為看五十年你手書的孤獨
一國,我正默默踏來
但登樓的階墀不復巍聳
怕同時掀不開,一撮銀鬚上的春色
掃不出,一抹尹雪艷永恆的嫵媚
幸好,寂寥斜櫺之外,依舊有誰
築起了一舍清廟,也許更留待
清薄袍袖你的柔翅一揮,方可細細以慈仁
掰分出臺北城下每寸赤裸的微笑 ───
不以我杯中媚俗的咖啡,以你句中
每一炷還魂大地的仙香,須伴誠敬掬來
十三朵欲霑勻眾生的白菊花香
讓名利濕冷了半生的遊靈,一旦薰醒
即看不著為醉夢失落的虛空 ───
但我驚覺,那混沌的夢間
原來,有嚮往自由的第一班車
徐徐然,早載住了一翼藍星的傳奇
繼續紋襲護世的悲憫,靜靜
往城市的他角一飛,也不留下
詩情裡外半點癡戀的蝶蹤

附識:民國一零一年十一月末,於臺北明星咖啡館獨坐,慕名為看詩僧周夢蝶當年留連於此的足跡,且順道追憶如白先勇、黃春明等小說家,真乃一派文學的上佳風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