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有人看

「新詩.com 」辦了一年,瀏覽過這個網頁的人次,逾十八萬;不算多,但怎麼說,新詩,也該是有人看的。
說新詩沒人看的人,我還是那一句:「只是你的新詩沒人看而已。」
今年第三十九屆「青年文學獎」新詩高級組的參賽作品,竟然有五百多篇;我做評判,審了好多天才審完;水平,都不低;像樣的,還真不少;新詩,除了好多人在看,還有好多人在寫。
就賸下一個大問題:「詩集,為什麼沒有人買?」這一項,請詩人們檢討一下,問自己一個問題:「讀詩的,寫詩的,自己都不買詩集;誰,還會去買你的詩集?」
路,不好走,原來是築路工人,堅決不肯為自己開出一條生路。
鍾偉民 10-2012 

歡迎賜稿,但……
詩,不論新舊,不能不煉句,不能不煉意,不能不煉聲。
煉句,是為了可感;煉意,是為了可賞;煉聲,是為了可讀;「三不煉」,只會淪為「四不像」;四不像太多了。
吃了瀉藥,要一瀉千里,請移玉到那些什麼文學堆填區,在那裡,不需識字,蹲下來就行了。
編者 9-2012

16 則留言

  1. 憑觀察,網主接納作品態度也算寬容,作品的整體水平不算太差,在好詩難求的年代,似亦不能苛求。投稿者應更進一步,在煉字煉意上交出好成績。其實,有些可發稿費的文刊詩刊,作品還不是差得多,沒有人多看一眼?這網站現在不到兩年點擊率已逾十六萬,證明它很受歡迎。諸位認識或不認識的詩友,祈望好好利用這個電子版面,多發表佳作,你們的努力會受到重視的。

    1. 說得好。一般第一次來稿的,我總覺得應該多加鼓勵,希望下一次能讀到較好的文字;如果越來越不像詩,那就太不像話了,讓人沮喪,只好不貼文,免得浪費讀者時間。

  2. 也不是針對新詩, 是讀者根本不買文學類的書, 不買文學雜誌. 文學出版在苟且偷生, 詩人作家在閉門造車.
    推廣也不是沒法的. 開爿小店, 專營新詩集和咖啡, 只喝咖啡20元一杯, 購詩集一本贈咖啡一杯, 對沖之下, 仍有可為.

  3. 辦書店賣咖啡和詩集,成本很高,不如詩集附咖啡包或茶包更佳。但話說回頭,當年經營出版,在書店寄賣《捕鯨之旅》、《書架傳奇》的日子,真是新詩的黃金年代。擺放一堆三四十本,兩三天就賣去一半以上。當然書店肯擺在顯明位置,也很重要。看台灣的誠品,有四五架滿滿是詩集,氣勢就已勝了香港那三大書店。今天,要靠很大的宣傳、很華麗的包裝才能多賣一點。這是時代風氣問題,沒好說的,只要固守寫好詩的原則,銷量並不重要,好作品總會出頭的。

    1. 我其實是最不關心銷路的。不過,總聽說有幾個年逾花甲的「香港經典作家」也兼任「本土大詩人」的,申領了文藝綜援出詩集卻只能賣二三十本;發行的,見無利可圖,發行這種「經典讀物」要先索發行費兩三千塊。這是很怪異,很畸型,也很嚇人的現象。沒人看,還要出書幹嗎?因為有「文學價值」?更可怕的是:沒人看,已經等同有「文學價值」了!大家用平常心,想一想這十年二十年,這一幫近親繁殖的「人形蜈蚣」對文學,對文學巿場正常發展的戕害吧。

  4. 新詩我看我看!!!
    也很想買~~但都要慢慢存錢>~<
    想請問如果在這裡投稿……
    會有人給建議或是指導嗎???
    (怕自己的作品難登大雅之堂啊…….)
    我最近才看到這個網站……
    我覺得他好棒噢!!!

  5. 「新詩.com」辦了一年,瀏覽過的人次,超過二十萬了。可喜的是,越來越多大陸和台灣的作者支持。文學,是沒有「保護主義」的;以「本土」護身,排拒不夠「本土」的作品的「作家」,客氣點說,都是些窩囊廢而已。

  6. 倒也不是说这个时代人们不买诗集,而是诗集不适合在这个年代卖了。这也不难接受,总是指望卖了诗集去发展诗歌是不明智的。诗歌在每个时代都应有其特定的位置,现在我们只是刚刚入场,不用着急不久自然会找到位置。

  7. 偉民兄,倒不如讓我試試換個我在行的例子,作類似的推論,看看合理不合理:

    「倒也不是說這個時代人們不買香港足球的門票,而是港足門票不適合在這個時代賣了。這也不難接受,總是指望賣了門票去發展足球是不明智的。足球門票在每個時代都應有其特定的位置,現在我們只是剛剛入場(入場不一定要購票,比如說「關係」),不用著急不久自然會找到位置。」

    問題如下:
    一、不買門票入場看球,怎麼彰顯香港足球是有人支持的?就像詩集出版了,卻乏人問津,怎麼表現詩作受歡迎的程度?

    二、港足的門票任何時代都適合賣,只要有人還要看現場的比賽。就像詩集在任何年代都可以賣,只要有喜歡讀實體詩集的人就行。要支持和回饋詩者的心力,買他的詩集就是最好的方法。

    三、沒錯,總是指望賣了門票去發展足球是未必明智,因為有廣告宣傳、足球技術的改良、青少年培訓計劃等等,都可以促進香港的足球事業。詩人要拓闊自己的詩路,不一定單靠詩集銷量的多寡。多讀大師作品,多關注身邊的人事,多些另類的思考,對開闢自己的詩路一定有幫助。當然啦,你也可以去做明星,唱歌跳舞甚麼的都做,人紅了,就順道推自己的詩集出來賣,銷量當然有保證,就像那些甚麼樂壇才女一樣;或者像那本土文學堆填區的王八蛋,朝中有人好辦事,找幾個「學者」「文人」吹捧幾下,寫幾篇鱔稿,打好關係,日子有功,想做本土大詩人,一點不難。

    四、「足球門票在每個時代都應有其特定的位置」,不客氣的說,這句無異於廢話。爛詩集,在惡魔與愚氓作亂詩壇的年代,有關係的一定會被捧得天上有地下無;同樣在詩哲處處人心清明的年代,明眼人看究竟便知好壞。可爛詩集也不愁沒市場啊!何不想想,轉投到糞池廢坑,不同樣也有它「特定的位置」嗎?

    五、買不買門票與否,與是不是剛剛入場,根本是兩回事。你不買票,要看足球,除了靠關係帶你入場,或者看港甲頻道的電視直播,又或者索性等賽事完結,上官網上討論區看精華片段、結果和其他評論也行。就像你不買詩集,你也可以透過不同途徑,看得到那些詩作一樣。但你要是保持做free-rider,不買詩集的話,那你想想看,每個人都寧願免費消費詩歌,那還有人會再付錢出版詩集嗎?記著:詩集絕非一件public good,雖然它是面對公眾的東西。就像沒人願意付錢買門票,那些沒有大財團做後盾的球隊,怎樣支付球場租金?怎樣有動力告訴他們,是有人真的願意付錢看他們作賽,好讓他們要盡力比賽呢?

    說到底,我上述的「評論」有點誇張,也難免有偏頗,不夠完備,卻至少可以清除一些窒礙思路的垃圾。雖然網絡方便,很多詩人都選擇在網上發表詩歌,但我始終覺得,讀實體詩集,除了可以感受所謂的「書卷氣」,令讀詩的人讀得更有味兒,也是對用心寫詩的人,給予一份最基本最基本的尊重。這可是甚麼年代都適用的原則。

  8. 哲一兄說得很明白了。詩、小說、散文……寫得好,同樣是文學,是藝術;除非文學藝術已經「不適合」這個時代,否則,斷沒有只是詩「不適合」這個時代的道理。持這種想法的人,只是不知道詩是什麼;或者,以為詩是一個獨立於文學藝術以外的物種,這個物種如果能活下來,像異形一樣,就會有一個「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