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耳朵

驕傲的人,一開鐮就所向披靡

蔡定康

世間上多少璀璨奪目的珠寶,
埋藏在幽暗的海底。
世間上多少青銅的畫卷,
白白留給野外荒涼的空氣。
貧困壓制了他的高貴,
身份凍結了他的土地。
每當窮人的墳茔遭遇折騰的權力,
小村裏的父老又要在哪裏安睡?

如果長舌婦似的流星綴滿天空,
如果太陽的眼睛沒有了光輝,
如果壟斷的海洋注定決堤,
如果教訓十字架怎樣去做炮灰,
如果向日葵不再需要聆聽,
驕傲的人,一開鐮就所向披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