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不回家的星期天

耿凱

爬到窗沿
晾幾件5cm的衣服
感覺夏天的尾巴漸漸被拉長
連水滴也在鍋裡哭泣干擾了風的節奏
放假就想躲在自己的家
仰望對面高不可攀的豪宅
一席之差十里銀灘
還是咀嚼手上青澀新鮮的菜蔬
菜寶地瓜狂草字花
累了就想睡一睡
拉一拉橙色的帷幕
在這黃昏的人影下
用兩個雅芳婷的枕頭
做一個溫暖的夢
拒絕想像的激情接受現實的和煦
月曆裡囚禁著這蒼白的數字符號
我和哭泣和夏天即將一樣消失
在寂寞唱歌的時候最好
最好來一杯一半一半的卡布其諾白咖啡
拌勻光潔淨白甜美的劏房情調
十月我只想生活愉快
沒有革命
和特區的垃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