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頌

─── 在七 ‧ 一的維園,聽《抗戰二十年》後

哲一

活似一口口未敢妄滅的燭火
著色於這小島大地,英雄樹上且熊熊一燃吧!
必須狂放的奇卉,遂以自由之名,燒落到每樹足下
須臾間,也灼驚了晝夜難寐的貪狼
革去你滿嘴獠牙的詭毒,革滿腹的佞巧
命蹇十五個春秋的惡風,自宗室腥臊的獸口一呼
心香在瓣中自焚,雖不掩霍霍的戾氣
高踞於一時,但你以為目窮獅山的八方,俱得茫昧待獵的七百萬瓣?
氣朔難辨的障籠下,尚有楚楚的群芳,憤然便舉起
傲骨滿身,復照成每一樹的煜明。
哪一梗肯向氛霓折腰?滿園勁拔,如此四十萬株
裡外都撐一傘炙紅的風姿,對得起昊天與旺陽
去日是達達的鐵鏈輾過,一朵朵血肉於京畿飄零
不忘邪風冷冽的彼岸,矢志招魂,有今午一地攀枝的烽火
到處始為後世結籽,開成不屈的花島

附識:木棉又稱紅棉,歷代皆視之為英雄的代稱;木棉有多個別名,譬如烽火花、攀枝花、英雄樹等,詩中多處有借用此類別稱。而連接詩中每行首字:「活著必須革命 心高氣傲 哪裡去不到」,即為香港搖滾樂隊Beyond作品《抗戰二十年》之歌詞,盼各詩友共勉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