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園

─── 夜踏母校掃桿埔東院道三號舊址有感

哲一

門外,有十點的夜沉
卻無可供依棲的一室椅杌
可以訴情的莘莘同袍
這一束失根已久的葭葦
只得將凝蹇七年每層的相思
都焚成了過客
不能觸類的憂悒,從此
好埋入嘴邊,終灼成了一根
於溷濁中獨自縹緲的捲菸。
而夜蕩的遊子暫且不語,獨與
矗矗每一列凋廢的柵欄
每一處,也棱棱森森
無辜被牢牢縛鎖的鄉地
對矚

矚視這牆垣之上
映來每一片月光的皓顥,總不能漂白
寂寞遺少滿滿的一扉
棱角。任荏苒的年歲終究不還
他卻翳晦如故,顧念起重重的舊緒 ───
當旗徽統統剝裂,即使連徽下四字
那明訓的錚錚:「學以致道」
也堪作熊熊炬下一場的迷夢
且看門外夜沉的十點,有浪遊人
依舊會秉起一根朦鬱的新菸
焚一譜驪歌的不朽,在校外
在心中默默迴奏,替七年之前
每寸故園青青的印象
一生招魂

4 則留言

  1. 哲一兄,這首詩之前沒見着;你寫得認真,不是那種「一瀉千里」的「詩」。你的電郵信箱不收件,把我的信退回來了。

  2. 偉民兄,衷心謝謝您的評語。
    偶然會在寫作時失卻信心,但聽到您這樣的鼓勵與肯定,教我實在為之一振。

  3. 詩要煉,煉得深,煉得淺,都是煉;但要把一首詩的「詩句」煉得清淺,同時把「詩意」煉得精深,這工夫最難。大家努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