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莫那魯道

─── 答鍾詠珊《賽德克巴萊》一詩

哲一

義膽滿身,所謂真正的勇士
總不泯好生的俠道,不妄自揮刃
向原鄉的弱婦,霍霍,當稚童無械
卻施來失節的一刀。不為樹養
傲照青山血祭虹橋的威榮
只逐一丸嗜腥的紅日,大和旛下
獵滿掌媚諂負義的惡火?那豈配
英雄的壯舉!但無畏攻訐的族尊啊,何故
聽一聲倭夷的辱殘,又忽爾揭竿
甘願以族姓押注,凜然當起
為彰善而殉身的掘墓人?
待霧社的青霞一開,仰空一稟
先靈的誥誡,就挺出了抗命的鎗膛
畢竟,戰壕無情,匡救名聲的道路也阻長
當彈雨淋漓,層疊的屍骨下,且看
浴火的面龐,怎麼,竟變作
無戈可發千百的孺兒?
而逐勝尚武的戎士,一踏遠途
便從此毋顧了,只佇望馬赫坡上
百載之後,聽受芸芸史冊以外
尚有英志未酬末路的悲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