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要戶口

蔡定康

南京,北京,四川省都不是我們的老家,
想上學,我們就下跪吧!
孩子呀,你快快地長大長大!
雖然柏林牆早已倒塌!
我們知道,隻要尋租還是特色文化。
故鄉啊,挨着碰着,都是帶刺的花。
我們不要戶口,也不需要瑜伽。

湖北,華北,大西北也沒有我們的田地呵,
想留學,我們就飛吧!
孩子呀,你好好地研習國外的童話童話!
雖然還沒有領到美國的綠卡!
我們夢想,自由之聲回響在喜馬拉雅。
人才啊,背着離着,都是崛起的花。
我們不要解釋,也不需要回答。

人大,北大,南科大的朱校長呵,
想諾貝,就别管控思想吧!
孩子呀,被奴役的法官才會眼花眼花!
雖然不上大學也不都是睜眼瞎!
我們祈禱,獨立思考不再有支書審查。
大學啊,鎮着壓着,都是創新的花。
我們不要自由,也不需要鎖枷。

陝西,隴西,呂梁西好命的大姐好多爪牙,
想出世,天國有四萬萬個索命關卡!
孩子呀,你别害怕别害怕!
雖然再也不會聽到你叫一聲媽媽!
我們清楚,傷害大熊貓都是犯法。
計生啊,流着鏟着,都是生命的花。
我們不要人權,也不需要踐踏。

新聞,舊聞,花腳蚊放不下苦難的玉樹呵,
想立足,就别念鹗歸吧!
孩子呀,世間上哪裏有顯靈的菩薩菩薩!
雖然十字會裏也有慈善的木筏!
我們默哀,馬唯中都比不上圍牆裏的奇葩。
天堂啊,掩着蓋着,都是幽禽的花。
我們不要刑天,也不需要省跨。

紹剛,王剛,大武鋼都在忙着喂豬呵,
想忽悠,就别叨擾主人吧!
孩子呀,你明白天上人間有好多烏鴉烏鴉!
雖然這是牧民自己的國家!
我們遠征,幾萬億美金隻爲了救助特洛伊的木馬。
祖國啊,稅着費着,都是美國人花。
我們不要愛戀,也不需要報答。

藍領,白領,上甘嶺誰也擔不起承諾的大話,
想圈錢,就别開空頭支票吧!
孩子呀,你不能裝聾作啞裝聾作啞!
雖然圳府有外來工賬戶清零計劃!
我們擔心,還是有與公霧老爺不一樣的看法。
社保啊,繳着納着,都是當官的花。
我們不要榮譽,也不需要八卦。

汗水,淚水,黃河水好鹹好苦好大,
想生存,就别勞工派遣吧!
孩子呀,天朝有的是剪刀差剪刀差!
雖然你爲城市建設了無數的高樓大廈!
我們自省,窮二代沒有對話的砝碼。
民工啊,盲着流着,都是讨薪的花。
我們不要尊嚴,也不需要碾壓。

延安,淮安,三聚氰胺好疼好痛好怕,
想健康,就别喝牛奶吧!
孩子呀,全靠你寄來西太平洋的郵花郵花!
雖然大頭娃娃吃進的也不全是白臘!
我們彷徨,黑了心腸的權力是否還有臉頰。
神靈啊,哀着怨着,都是稚嫩的花。
我們不要憐憫,也不需要胡笳。

歐訊,刑訊,百家姓都是缰繩上的螞蚱,
想逼供,就别害怕陽光吧!
孩子呀,你真的沒有權利唾罵唾罵!
雖然斷了肋骨也能說是正常死法!
我們忍耐,呲牙的仆役強暴主人還硬說不辣。
正義啊,傷着害着,都是民生的花。
我們不要犧牲,也不需要寶塔。

熊市,牛市,大馬士寒風來自西北利亞,
想搜刮,就别要面子吧!
孩子呀,你歡歌也罷合唱也罷!
雖然塑料也能制造漂亮的鮮花!
我們憧憬,投資的泡沫直到普天之下。
證劵啊,陰着陽着,都是國企的花。
我們不要同情,也不需要欺詐。

中山,蕭山,賀蘭山算不上是真正的貧乏,
想發展,就别再強拆吧!
孩子呀,你反抗也罷自焚也罷!
雖然上訪也還是倒在堅硬的車輪之下!
我們怨恨,空洞的說教成就謊言的喇叭。
土地啊,吹着捧着,都是通脹的花。
我們不要大炮,也不需要惡霸。

金元,銀元,公霧員正如霓虹般的彩色雲霞,
想暗箱,就别把大地喚醒吧!
孩子呀,你努力地往上爬往上爬!
雖然罂粟花蠱裏的蜜蜂也會受到驚吓!
我們慷慨,不再介意二代們狂飙的奔馳寶馬。
太陽啊,謀着畫着,都是壟斷的花。
我們不要科學,也不需要神話。

蔭權,英九,駱家輝住不起海南的酒店呵,
想奢侈,就别公費吧!
孩子呀,你不是看不見他看不見他!
雖然貪腐像水扁一樣越坐越大!
我們宣誓,不問對錯堅決聽從首領的話。
裸官啊,逃着跑着,都是美金的花。
我們不要蘿蔔,也不需要大麻。

男人,女人,親人們無數異象中的嘉年芳華,
想放松,就聽聽遠方的歌謠吧!
姑娘哦,是沙楊娜拉沙楊娜拉!
雖然山圈裏的群羊也有飄逸的長發!
我們無奈,冬雷陣陣徒步遠足又沒有車駕。
爹娘啊,魂裏夢裏,都是井上的花。
我們不要戶口,也不需要瑜伽。

二零一二年端午節定稿于中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