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

─── 給「曾經」最愛的K

哲一

究竟踏多少孤離樹闕之間
掇拾哪一葉幸未墜湮的戀詩
方不復教妳傷沮?究竟
再走多少遍寂寞如斯的行阡
才拋得下曾緊緊守入掌心
如今啊,終歸是戚切難釋的重量?
究竟還須叨叨幾次纏繞
重問起幾多重究竟,方會徹然悟覺
一切早夭而雋永的典實
難免會淪作納西瑟斯臨照之時
每一夢臨照相憐水仙的幻影?
看浮塵依舊漫天的路邊,此夕
但有遊子癡妄,甘踱向妳空落的居廬
衹為尋一身遙逝的情塵,猶須獨自唱起
當初最邈渺最獨絕的驪歌
究竟,就似一抹的輕風柔柔來去
柔柔便撫妳耳際,只讓妳
嫣笑,不讓妳睹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