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鏡說

小害

聽說,我喜歡了鏡內的我
那是一些陌生
像夢中追逐一雙手的囈語
然後,喁喁地等待
指尖上結滿的花

這是你結滿的果,我疑問
四處波紋不動,不如風
不如海,也不如撲滅的燭台
浸溺的眼睛
是你把我推前的靜止

我想把鏡剖開,坦誠如
真實陳列在假象之上
每一次深入的刺痛
終於你想像般的美麗
所以,我會是你無花的果
在湖面上飄落
底下的夜晚

若然,我被剖開,而不言碎裂
我會是最平靜的水並屬於你的形態
像你遞與我的手跟我交換
子夜時分;像一尾魚追趕自身的尾巴
在無止處不斷消弭、更迭
復還在泂泂的透澈

如是琉璃有了黑漆的白,有了
距離和心,我不會是
眼中的我在你夢中開花
開遍一面用水鑄造夢中的鏡
一切只不過是倖存,偶爾不過絕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